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感李煜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一江春水還依舊向東流,你站在這江邊,憂傷撒滿這一江的春水,多想將這愁拋卻,可“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的南唐故國自己又怎么忘記得了呢,那深深的悔呀,那深深的恨呀,又怎么補救的回呢!當林紅匆匆謝了,人生的長恨水長東,心中的愁誰人解?你的心想起了大小周后,自己的兩位妻子,那連霄漢的龍樓風閣里,那宴罷的雕欄玉砌里,那金蓮花上難忘的步步生蓮,那霓裳羽衣的旖旎。聰明的仲宣,可愛的兒子,懂事的孩子,那么早的夭折了。心愛的大周后禁不住失子之悲,也離我而去。南唐-故國,被我無能地亡了。

  曾經的南唐,誰不說六皇子從嘉才高八斗,可比東阿王曹植曹子建,是這樣嗎?我可比他幸運多了,他那么想當王,卻終潦倒一生。他有一個時刻提防他的兄長。而我呢,我做了皇帝,兄長已亡,無人威脅我的皇位。可這又有什么用呢。我有才華?什么才,不過寫寫詞,畫畫畫。亡國之君,何才之有?我還不如像子建那樣作一個王爺呢。可是我的命運、責任就是這樣,我只能無奈的接受。唉!趙氏兄弟鐵騎一統,怎能阻止,最終也不過一個階下囚。無言的江水呀,為什么我成了亡國之君?為什么我用歌舞絲竹、奢華來充盈后庭?讀過那么多書,我也明白“成由儉生,敗由奢起”的道理,為什么臨到自己全忘了呢。我根本就不是做皇帝的料,為什么卻做了皇帝,老天開什么玩笑?唉!這仿佛夢一場,剪不斷,理還亂。這愁怎生消的。

      此時,月亮已升上了江面,月下回首,小周后盈盈走來,沒有了玉釵,沒有了華麗的后袍,曾經清麗嬌媚的容顏又憔悴了幾分。這囚徒的生活,給她帶來了太多的委屈。“侯爺”違命侯,趙匡胤對我自己多大的諷刺呀,也算是念在結義分上不殺自己。可他為什么不放自己南歸,南唐,整個中原都是他的了,他難道還會担心我東山再起嗎?不,他又怎么不了解,只是----小周后已走到近前,她甘心相陪,趙氏皇帝為了她,性命都可不要,可她依舊不悔地選擇了我。再大周后離開的日子里,有她相陪,在宮中填詞、歌舞是多么快樂。而今每日唯以淚洗面。這是汴京,畢竟不是金陵。這是大宋的國土,畢竟不是南唐----所幸還有舊日的宮娥,還有小周后。

  你輕輕地走上涼亭,揮毫潑墨,宮女們為你磨墨,她們有淚盈眶,也許因為故國之思,也許因為國主的一夜憂愁。小周后站在身后念著:“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于是,一首名垂千古的詞誕生了。而此時,你與你的國后相擁而泣。當空的那彎冷月如鉤,又何以能釣起這千古的愁。

網載 2013-09-10 20:56:10

[新一篇] 思想文化的首次劫難,士大夫政治抗爭的首次慘劇---焚書坑儒

[舊一篇] 戊戌變法及戊戌政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