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名醫求教老僧(圖)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鄧正梁


b202142s.jpg


葉天士年輕時,在10年內先后拜了17位老師,虛心學習,最后成為一代名醫。


葉桂,字天士,是清代的溫病大家,中國一代醫學奇才。他的《溫熱論》開頭大綱:「衛之后,方言氣,營之后,方言血。」衛氣營血成為后世溫病學辯證綱領。如此不世出的天才,在臨終前諄諄告誡子孫:「醫可為而不可為,必天資敏悟,又讀萬卷書而后可借術濟世。不然,鮮有不殺人者,是以藥餌為刃也。吾死,子孫慎勿輕言醫。」足見葉天士自我要求之嚴,與悲憫不愿為醫者誤人命之心也。

葉天士不是天生就是名醫,他也是經過刻苦學習后,日漸升華脫胎換骨的。葉天士父祖兩代均為醫,他自小耳濡目染,14歲就開始為人切脈看病,20歲便譽滿江南,連乾隆皇帝尋訪江南時都要特地給他診脈,并親筆賜匾「天下第一名醫」獎譽他。

葉天士的習醫過程是非常虛心的,年輕時在10年內先后拜了17位老師,一生忙于醫務,連《溫熱論》都沒有時間親筆寫,由口述弟子記錄而成。

葉天士的第12位老師是金山寺的一名老僧,經過是這樣的:有一天,葉天士碰到了他的一位老病號,紹興來的李甲。他很驚訝的是,本該病入膏肓的李甲,竟上京應試,并且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的路過吳縣——葉天士的長駐之地。原來,李甲半年前來找葉天士診治消渴,但葉天士見其形銷骨立、面色黯沉的樣子,斷他活不了多久,也不可能赴京應試,就囑咐他回家養病,不要白忙一場。

但李甲自認命不該絕,仍未打消赴京應試的想法,恰巧在借宿金山寺時,有一老僧見其病狀主動替其醫治,拿藥給他喝,并勸其住下調養,痊愈后再動身;李甲感動得積極配合老僧的治療。半個月后,李甲的病豁然而愈,臨別時,老僧托李甲向葉天士問候。

半年后李甲應試回來,途經吳縣,依約去向葉天士問好。葉天士一見真是驚訝不解,這哪像是患了消渴的人啊!頓時一股歉意涌上心頭,深感自己的醫道不及,便把「天下第一名醫」的匾額用黃綢緞遮住,上金山寺去求教那位老僧。

到了金山寺,葉天士表現得格外謙虛恭敬,并用了一個化名,誠心乞求老僧能收其為徒。老僧見其態度誠懇,便道:「施主若不嫌山寺寂寞。那就住下吧!」葉天士雖已名滿天下,但此后仍是細心琢磨老僧如何看病、下處方,體會其中奧秘。老僧見其好學勤奮,也高興地答疑,還把一些珍藏的孤本給予葉天士閱讀。

輾轉半年過去了,葉天士已能與老僧的思路不謀而合,深深體會其醫理。

有一天來了一個腹痛的病人,病人面色萎黃,憔悴不堪,腹脹如箕。知為蟲積腹痛,葉天士開了砒霜三分來殺蟲,老僧竟不畏其劇毒,直接將藥改成一錢,并解釋道:「病患日久,蟲日益大,三分砒霜,擊昏不死,待蟲蘇醒,其病反增,唯一猛擊,方絕后患!」老僧的思路又給予葉天士深刻的印象。葉天士后來真實的表明自己的身分,并服侍老僧至其去世,方才回家。△


網載 2015-05-18 15:58:06

[新一篇] 好殺有余 不得善終(圖)

[舊一篇] 馬列子孫中共沒資格談中華民族家風(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