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的大白是“暖男”嗎?

歷史思潮  >>>  世界經濟政治及文化 現化商業

【漲知識】


呆萌而能提供保護的一個人物,如《超能陸戰隊》中的大白,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安全、無害,人人都想和他做朋友。不過,有人希望得到一個大白一樣的伴侶,并且認為安全是婚戀里的第一需要,這個現象就比較有趣了。


《超能陸戰隊》里的大白,簡言之,形象可稱之為“呆萌”,功能為“保護、照顧”——白白胖胖的家伙一直不停地在說take care of you,照顧你、照看你。憑借呆萌的外表和保護的特點,大白一時風靡。


呆,意味著笨拙、不靈活,既指向身體,又指向頭腦。這個據說是由日本的鈴鐺(頭部)和電飯煲(身體)改成的形象,甫一亮相就踢倒了椅子,胖大的身體當然坐不進那張小小的椅子。笨而無害,于是可愛了。醫療機器人和醫護人員一樣,照顧人類的目的是帶給他們健康、安全,可愛的大白從小宏身體健康著手,進而發現身心健康之間的聯系,撫慰起小宏的心靈,無怪乎人見人愛。


當迪斯尼把力氣已經花到了人物名字翻譯上時,人物形象的設計下了多少工夫可想而知。實際上大白是迪斯尼專門針對小宏的創傷經歷制造出來的(大白“犧牲”前說的“永遠陪伴你”,是句標準的心理咨詢用語)。小宏三歲失去了父母,哥哥和阿姨在一定程度上為死去的父母填補著位置,履行代理父母的義務。哥哥會在小宏面臨危險時出現,拯救他;阿姨在兄弟倆被拘捕時保他們出來。已經入讀大學的哥哥去世時,小宏再次失去了能夠指引他生活的導師。這個時候他急切需要父親式人物提供保護、引導和母親式人物給予溫暖、關懷——這就是大白在小宏生活中所起的作用:代理父母。


呆萌而能提供保護的一個人物,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安全、無害。迪斯尼為剛剛步入青春期的十四歲心靈受創少年創造出的代理父母,為什么受到那么多女性朋友的追捧呢?毫無疑問,一個具備了善良、可愛品質的人,人人都想和他做朋友。不過,有人希望得到一個大白一樣的伴侶,并且認為安全是婚戀里的第一需要,這個現象就比較有趣了。


一般性而言,特別需要什么往往源自缺乏什么。尋找伴侶時安全擺在了首位,它所顯示的是極度缺乏安全感,它的背后隱藏著一顆受傷的心靈。按照人本主義學派心理學大師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人類首先要滿足的需求是生理需求,即身體對溫飽、性的需要,接下來是對安全的需求,比如對保護、秩序、穩定的需要,然后才輪到社會需求(諸如愛情、友誼、歸屬感)迫切需要得到滿足。將安全擺在需要首位,很有可能意味著童年時期安全需求沒有得到充分滿足,以至于在尋找伴侶時,處于更高層次的愛的需要排在后面。


安全感是一個好的婚戀關系所應具備的內容,但是絕對安全的婚姻未必是質量好的婚姻。絕對安全意味著絕對穩定,意味著不變,也就意味著枯燥、乏味。一年365天對著毫無變化的同一個人,過著單調重復的日子,它的穩定和安全是指向生命力喪失,靠近死亡的。


有趣的是,呆萌可愛與攻擊性,就像電影里提供醫療健康的芯片和提供戰斗技能的芯片,普遍不相容。在外發號施令做老板,回家溫順可愛做綿羊,這樣的男人多見于瑪麗蘇文而不是現實生活。結果就是呆萌可愛的男性由于缺少攻擊性,難以真正提供安全和保護。美國心理學家斯滕伯格提出“愛情三角理論”,他認為愛情由激情、親密和承諾三部分構成,其中激情主要指愛情中的性欲成分。性行為里面必然包含侵略、攻擊,男性被貼上呆萌無害的標簽,他的性魅力不說蕩然無存,恐怕也會大打折扣。


對伴侶有什么樣的要求,它反映著提要求的人現階段所處的心理狀況。缺少安全感、幼年愛的需要沒有得到滿足的人,會希望得到代理父母式的伴侶,她們不需要像切爾西隊主教練穆里尼奧那種攻擊性極強因而性魅力超群的男人,在一片大草原馳騁——一畝草莓地不會需要一匹烈馬。反之,《紙牌屋》女主角克萊爾獨立、強大,她所追求的自然是需求層次的塔尖:自我實現的需求,自我超越的需求,那么到了第三季結尾,當總統的丈夫也不能滿足她。


□翠紅(專欄作家)


新京報評論 2015-08-23 08:46:15

[新一篇] ISIS與文物,什么仇什么怨?

[舊一篇] 這年頭“婦女”節為什么被嫌棄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