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焚書和坑儒是兩回事:秦始皇坑殺的不是儒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易中天中華史第二部:第一帝國

始于秦皇,成于漢武,主宰中華歷史兩千一百三十二年的帝制拉開序幕。

包含: 《秦并天下》、《漢武的帝國》、《兩漢兩羅馬》、《三國紀》、《魏晉風度》、《南朝,北朝》共六卷。
《秦并天下》
大秦只活了十五歲,秦始皇始創的“帝國制”卻主宰了中華歷史兩千一百三十二年。

《漢武的帝國》
他最開放:打通西域、剿滅南粵、降服西南夷;他最霸道: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漢武帝造就了全球第一帝國,也讓他的王朝盛極而衰。

《兩漢兩羅馬》
大漢與羅馬是一對難兄難弟,都經歷了國家的分裂與統一、文明的中斷與延續。世界、歷史、制度、信仰、信念,五個角度,五把鉤子,撕開種種歷史謎題的面具。

《三國紀》
讀罷《三國演義》,記得演義,忘了三國。還原曹操、劉備、孫權、諸葛亮的歷史面目,講述三國嚴肅正史。

《魏晉風度》
愛美、清談、酗酒、嗑藥、男人女性化;江山易主,中原逐鹿,衣冠南渡,五胡亂華。中華歷史注定有此一劫!

《南朝北朝》
有了南北朝,才有了南北方。北方五胡十六國,亂成一鍋粥;南朝宋齊梁陳,一個比一個短命。北方在整合,南方在試驗,沿著這條線索,看透這亂世的精彩。
今天易老師給大家挑選的故事摘自《易中天中華史第二部:第一帝國》中的一卷——《秦并天下》

李斯上書秦始皇說,現在的社會風氣很是不好,某些人以古非今,妖言惑眾。

他們上朝時在心里誹謗,下朝后在街頭亂講,靠非議皇上出名,以持不同政見為譽,帶頭制造流言蜚語,正所謂“入則心非,出則巷議,非主以為名,異趣以為高,率群下以造謗”。長此以往,勢必君王威望盡失,民間結黨營私,帝國危在旦夕。


問題是,何以如此呢?

李斯認為,政令不行,議論紛紛,全因為思想不統一,學術太自由,民間思想的影響大于官方號令。因此,惟有禁絕私學,才能正本清源,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秦始皇認同李斯的意見。

于是,焚書坑儒。

焚書坑儒是中華史上一大要案,秦始皇和李斯也因此而被永遠地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其實焚書和坑儒是兩回事,秦始皇坑殺的也不是什么儒,更不是意見領袖,反倒無妨說是一群江湖騙子。但,不問青紅皂白,就一次活埋四百六十余人,稱之為暴戾總是不過分的。


關鍵是焚書。

焚書是事實。不過焚書的直接動機,卻未必意在毀滅文化,更主要的還是鉗制言論。當時的懲罚條例是:焚書令下達三十天還沒燒書的,黥(讀如擎)為城旦(額頭或臉上刺字,白天守城,晚上筑城,刑期四年);聚談詩書的斬首,以古非今的滅族。

懲罚最重的,是以古非今。其次,是街談巷議。

由此可見,焚書的目的,是要一次性根除一切議論國是的可能。這當然是不折不扣的文化專制主義。但在秦始皇和李斯那里,則多半自認為理直氣壯。因為廢封建,行郡縣,是一場革命。這場革命關系到大秦帝國的生死存亡,必須進行到底,當然要“鎮壓反革命”。

易中天中華史第二部《第一帝國》
始于秦皇、成于漢武,主宰中華歷史三千一百三十二年的帝制拉開序幕,帶你領略中華史上第一帝國的雄風。



易中天 2015-08-23 08:56:21

[新一篇] 【I-Thinking 原創】西西里何以成為黑手黨的發源地

[舊一篇] 人類才是藝術的副產品 布羅茨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