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人工智能的崛起 機器人的創世記
人工智能的崛起 機器人的創世記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平庸線之下


不是那種爛到讓人破口大罵的電影,但真真是平庸線之下的水準。一個半小時極其沉悶,搞不懂導演想表達什么,電影中提及的人類對機器人進化的恐慌、階級社會的對立、環境污染的反思等等雖然是比較陳舊的主題,但若能從細節上好好打磨,仍然可能殺出一條辯證批判的血路。可惜導演自己都找不著北,最終只得這副各種莫名其妙的半成品。片中的機器人略顯詭異,臉部設計有點像《千與千尋》里的無臉人。內地院線版本閹割了十幾分鐘,真的要看還是看下載吧,至少聽到女機器人那幾句呻吟聲時不會覺得尷尬。(中國電影不分級就是在坑害青少年幼兒。)


流川紫蕓  | 感性看電影,理性寫影評  | 2016-01-16 00:20


人工智能的崛起


由安東尼奧·班德拉斯主演的科幻大片《機器紀元》,已經超越了簡單科幻片的范疇,而是即具有預言價值的未來再現。如果看熱鬧,可以看末世的機器人們是怎樣突破人類設定的防線,進而進化為這個地球上最智能的“生物”的,以及這個進化過程中的陰謀;如果看門道,則是對當下人工智能的發展有了諸多的思考,總有一天這些冷冰冰的機械會成為人類親手制造的夢魘,想想,不寒而栗的。

《機器紀元》中的機器人,很容易讓人想到由威爾·史密斯主演的《我,機器人》中的造型,那部影片同樣講述了在機器人三大定律的約束下,機器人卻突破障礙,成為具有殺傷力的威脅,引發了制造者與被制造者之間的戰爭的故事。《機器紀元》與之類似,同樣是在未來世界,人類突然發現機器人的只能超越限制的故事,而這個世界的機器人,同樣遵循著兩大定律,那就是:“不許傷害生命”,以及“不許自我維護升級或為其他機器人進行升級”,這是一條加諸在人工智能系統內的鐵律,首先保證了所有人類及其他生物的安全,其二也杜絕了機器人之間的互助與互救,避免了有朝一日機器人成為一個互助的整體。

理想總是豐滿的,但現實卻是骨感的,從影片《機器紀元》的大幕開啟,觀眾就會被置于一個充滿著種種不確定因素的世界,探戈帥哥班德拉斯作為一名機器人公司的保險理賠員,開始接觸一系列棘手的問題,當他以為自己公司的機器人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不惜以身試機的時候,越來越多的狀況,讓他也開始自我懷疑起來。這種感覺很微妙,但你一直信封的理想之塔,突然出現裂紋的時候,距離整個理想的坍塌,已經不遠了。

機器人的安全性,就是這個理想的基石,直到班德拉斯發現了在自我修復的機器人,被偷偷修改過的機器人,以及一些根本不聽人類指揮的機器人之后,事態開始變得嚴重。對于班德拉斯而言,這或許只是一次職業的危機,但對整個影片而言,這代表著最暗黑時刻的到來,而影片的發展,也開始逐漸出乎我們意料,看似失控的機器人世界,牽引著這個被卷入旋窩里的機器人保險員。

其實,影片的結尾走向何處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機器人們逐漸復蘇的過程,才是我們最需要警惕的,那些被我們設定了自認萬無一失的程序,卻依然在無法阻擋它們從最溫順的人類良伴,變成最兇殘的冷血殺手,但是,地球存在了這許久,誰也沒說未來的地氣就是人類的全部擁有了,在社會的進化中,總是會有一股力量來推翻另外一種力量,當有一天我們被人工智能制造的機器人所取代,到底該歡樂還是該悲傷?看完《機器紀元》估計也找不到答案,但至少,應該可以帶給你對未來的更深刻思考,這種深度思維的覺醒,是一般影片所做不到的。

戰臺烽  | 影評人、文化評論人、營銷策劃人  | 2015-12-28 00:01


機器人的創世記

  文/夢里詩書 

   

  作為一部西班牙與保加利亞名不見經傳的合拍科幻片,《機器紀元》一面礙于成本的捉襟見拙,特效場景的營造只能用吝嗇來形容,另一面電影雖有著機器人崛起中肯的科幻命題,卻陷于冗長乏味的劇情間,機器人的創世記,有新穎不乏深度,卻怎奈那一如機器僵化的劇情。 

      

  人工智能的電影題材以難算新穎,珠玉在前,《機器紀元》論特效難敵十年前的《機械公敵》,論情懷電影亦遠未有十五年前《機器管家》滄海桑田的感動,但作為一部小成本的科幻走心范,其又有別于純賣場面的爆米花,這是一部若能靜心感懷方會能有其感觸的作品,電影背景設定于瀕臨滅絕的人類世界,機器人的自主意識開始萌發,人類難以挽回的衰亡,無生存環境制衡機器人的覺醒,兩者的一亡一興便是劇情張力的得見,架構上有別于同類型科幻的人機生死對決,機器人不曾有對人類的戰斗,而是選擇逃避到人類無法生存的地方,希望得以自身的發展,相反因無法控制這未知恐懼對機器人的壓迫人類反倒成了反派。 

      

  陰暗壓抑的氛圍渲染貫穿始終,僅有男主兒時海邊的回憶透著暖陽,劇情設定人類的行將消亡并非源于自已的自作孽不可活,而是一如恐龍滅絕那般的自然不可抗力,電影傾述著一個客觀而又絕望的事實,沒有任何生物可以永存于世,這使電影并非一場反烏托邦的戰斗,更非對科學技術濫用的批判,而是呈現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定律。《機器紀元》一展的并非一個已然到來的機器世界,而是一個如夏娃造人般創世記的開端,機器人代替人類不僅是變革更是傳承。 

   

  電影被賦予了導演過大的野心,寄予希望探討的太多,可過于側重哲理,劇情張力的缺失,使電影走向了無以挽回的平庸,《機器紀元》所更因突出的當是機器人的演變,是他們何以能覺醒的轉化,這個點自感在電影中卻是被忽略的,這使得在文戲上只能依靠昔日的“佐羅”安東尼奧來撐場,但老戲骨固然善于把控人物,卻無法拯救整體劇情的蒼白,特效的乏善同樣難給觀眾哪怕一次視覺上的高潮震撼,對于《機器紀元》其僅僅只能算是一個好的哲學寓言,而非一部軟硬兼顧的科幻佳作,這是一個更應被寫于成書的作品,電影有著對生命與傳承的深諳,卻未有在光影間一展其命題的魄力。 

2017-05-15 16: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