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異類與異族——《第九區》中的人性
異類與異族——《第九區》中的人性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District-9.jpg


時間:2009

國別:美國

分類:科幻

語言:英語

字幕:中英字幕

片長:112分鐘

視頻尺寸:1280×720

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 Neill Blomkamp

主演:沙爾托·科普雷 Sharlto Copley ….Wikus

詹森·庫伯 Jason Cope ….Christopher Johnson

威廉·艾倫·揚 William Allen Young ….Dirk Michaels

羅伯特·胡布斯 Robert Hobbs ….Ross Pienaar

肯尼斯·高西 Kenneth Nkosi ….Thomas

Vanessa Haywood ….Tania

劇情介紹:

在這部第九區BT下載中,電影講述了一個類似卡夫卡變形記的科幻故事。28年前,當外星人首次來到地球時引起了人類的恐慌,人們不知該怎么辦,也不敢信任這群外星來客,于是就專門在南非建立了這樣一個貧民窟用來隔離外星人,并起名“第九區”。影片的主人公是一個名叫Wikus的政府特工,在一次事故中,他被外星生物武器所傷,從此身體開始發生了變化,他變得越來越像一只外星大甲蟲!此時Wikus才真正體會到了外星移民在地球上受到的不公待遇,他決定做些什么改變局面。


為什么大部分科幻作品總是幻想兩個星球戰爭的局勢?包括《第九區》中人類與蟲族的敵對。一個智慧文明對于另一個智慧文明的態度應該如何?無數的小說和電影都探討過這個問題。

小說《三體》和安德系列給出了幾個邏輯。
假設一個文明A在宇宙中發現了另一個文明B,B文明目前的發展水平低于A,但是進步速度驚人,可能會在幾個世紀內超越A。那么A應該作出怎樣的判斷?
B星球可能是善意的,也可能是惡意的。
我們暫且不談善意的選項。假如它的傾向是惡意的,當它發展成熟超越A星的時候,A星面臨的很可能就是滅頂之災。那么,A星是否能夠承受這個“假如”?這并不是吃西瓜還是吃蘋果的問題,生死攸關。
退一步說,B星是善意的。比如安德系列中的那個豬玀星球。人類的一位教授研究了它們許多年,一向謹慎和友善,最后卻遭到了開膛破腹的命運。是豬玀族殘忍嗎?并不是。原來它們的生命形態與人類不同,開膛之后可以實現由動物到植物的形態轉換。它們只是希望通過這場人類概念中的“謀殺”來幫助教授實現“升華”。每個星球的生態狀況和道德認知都無法預知,如何確定B星的善意不會對A星造成損害?

如果說各個文明有什么共通的地方,那么應該就是“邏輯”了。邏輯是任何學科發展的基礎。而從邏輯上來說,我看不出A星還有別的任何選擇。
摧毀或占領B星,這是邏輯上的必然。至于是否違背了道德?——這樣的疑問,是基于何種道德的前提?A星的還是B星的?兩個文明的道德衡量是否共通?如果不同,那這個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

星際文明之間的關系,這從來就是邏輯命題,而不是道德命題。

但《第九區》有它特殊的地方。

我的一些朋友看完后,都對蟲族炸飛人類的場面而大呼過癮。為什么作為一個人類卻選擇了外星人的立場?
這里蟲族和人類在語言上是可以溝通的,他們的行為和思考都符合我們的模式。看到蟲族為死于生化實驗的同伴哀悼,為回歸家園的努力,對半人半蟲主角的接受——我們忍不住感嘆這些蟲人真是比人還要像人。比人還要像人?好吧,不如說,它們就是人,除了蟲子一般的外表——這就是為什么觀眾會對其產生認同感。

這是一個披著科幻外衣的地球故事。
對我來說,這更像是一個殖民的比喻。人類對于蟲族的行為都影射著歷史上的暴行。為什么幾百年前歐洲人可以對印第安人大肆殺戮?為什么德國人會對猶太人種族滅絕?為什么日本人會在中國犯下獸行?“豬玀”“蟲子”等等是前者對后者的蔑稱。正是因為對異族的非人類化處理——或者說對“異族”的“異類化”——才讓他們殺戮起來可以殘忍得心安理得。對于他們,這些跟殺一只狗和一頭豬沒有任何區別。

但是《辛德勒名單》中,作為一個德國商人的辛德勒為什么會保護猶太人?因為他在工廠里與工人有了溝通和接觸,了解他們的背景,知道他們作為猶太人,首先是一個“人”。
一個文明與另一個文明,一個種族與另一個種族,它們和平相處的前提必定是互相了解對方,碰觸到其中人性的那個部分。外表可以千差萬別,人之所以為人,是基于“人性”。這就是為什么我說《第九區》中的蟲族根本就是人類而非異類。我們是根據自己的道德觀情感觀社會觀創造了它們。這也是為什么比起那些政府軍隊,我們更偏向于蟲族。因為在這個影片的描寫中,我們沒有看到前者人性的部分。

但是這種偏向何嘗不是危險和狹隘的。
片子中幾個政府官員為了幾千萬的利益要殺死男主的時候,恐怕大家都覺得義憤填膺吧?讓我們換一個場景:我方的偵查員被敵方捕獲,我們潛伏在敵軍陣營的一個間諜被派遣執刑。如果不殺這個偵查員,他自己的身份就要暴露,那么全盤計劃都會付諸一炬。殺還是不殺?
前者是為了金錢,后者是為了革命。前者為人不齒,后者卻每每受到贊美。

是否只要動機夠崇高,某部分人就可以奪取另一部分人的生命?
你是如何判斷動機的崇高性?同理,你又怎么判斷自己道德的正義性?
以此類推
某個人類被外星生物附體,必須殺掉才能拯救全人類,殺還是不殺?
某個村莊集體病毒,有感染周遭的危險,殺還是不殺?
某個民族低劣愚笨,為了提高全人類的素質,殺還是不殺?——很眼熟吧?納粹誕生了。

如果我們可以對“犧牲一個人而有利于大部分人”這個事實讓步,那么有一天,我們也能接受在所謂“正義”和“利益”的幌子下“犧牲一家人的利益”,“犧牲一個城市的利益”,“犧牲一個國家的利益”,“犧牲一個民族的利益”。
于是我們看到了納粹,看到了侵華,看到了美伊戰爭。

我是和平主義者,因為我不相信絕對的正義,也不相信任何動機和名義下,一部分人可以殺戮另一部分人。
而我們之所以在觀看《第九區》時樂于看到人類被炸得血肉橫飛,不過是因為這個電影中人類的形象不符合我們的道德觀和情感觀罷了。我們把此處的蟲族當作了人類,而把人類當作了異類。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就死有余辜。

異族,可以溝通的種族,與我們有著共通的思維方式;異類,不可溝通的種族,行為思維模式不可預知。
我們對于前者的殺戮多出于貪婪野心或者誤解。而對于后者,我認為多半出于自保。

假設一大早,你去前門拿報紙,忽然看到一個如《第九區》中蟲人形象的生物向你飛撲而來。這時候你想起腰間還別著一把左輪手槍——你是否會選擇拔槍射擊?我知道我會的,哪怕它可能真的只是想給我一個擁抱。
人性是在生存本能上衍生發展的,所以它免不了貪婪而怯懦,對異族的防備和野心,以及對異類無法克制的恐懼。這些都是人性的弱點。

但人性迷人的地方是,在我們見過了許多丑惡之后,總還能發現一些溫暖的東西。就像片子最后那朵鋼鐵玫瑰,雖然它是金屬,且源自垃圾。但它畢竟是一朵玫瑰。


文/September 

2017-05-21 16:2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