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在中國的美國兵都應當成為民主的活廣告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1944年毛澤東與謝偉思①等人的談話

  美國已經干涉了有它的軍隊和物資運入的每一個國家。這種干涉不一定是有意的,也不一定是直接的。但是只要有美國的影響存在,干涉仍然是客觀存在的。假如美國堅持把那些武器給予包括共產黨在內的所有抗日軍隊,那就不是干涉。

  如果美國只把武器給國民黨,實際上就是干涉。因為它使國民黨有可能繼續反對中國人民的意志。“干涉”,[毛澤東指出,他對這個詞是有異議的,因為這個詞用在下面這種情況下已失去了它的原意。]以增進中國人民的真正利益,就不是干涉,它將為中國廣大群眾所歡迎,因為他們需要民主,只有國民黨才反對它。

  美國現在的地位完全不同于珍珠港事變剛發生的時候,不再有任何需要或任何理由去栽培、哺育或撫慰蔣介石。美國可以告訴蔣介石,為戰爭計,他應當做些什么。美國只能在蔣介石順從美國要求的條件下幫助他。美國人發揮美國影響的其他方法是多談論美國的理想。在中國或在美國,每一個美國官員和任何中國官員談話時,可以談論民主。類似華萊士的訪問就提供了良好的機會,這種機會應當更多一些,不要錯過孔祥熙在美國的機會。

  每一個在中國的美國士兵都應當成為民主的活廣告。他應當對他遇到的每一個中國人談論民主。美國官員應當對中國官員談論民主。總之,中國人尊重你們美國人民主的理想。

  (我提出,把我們軍隊當作一支政治宣傳部隊來使用是不允許的,我們沒有象共產黨政治部那樣一類教育軍隊和指導這類工作的機構。)

  即使你們的美國士兵不作積極宣傳,但只要他們出現并同中國人接觸,就會產生好的影響。正因為這個緣故,我們歡迎他們在中國。國民黨卻不是這樣,它需要把他們加以隔離,不讓他們知道事情的真相。現在你們究竟有多少美國觀察員在前線?我們樂于讓你們的人到處走走。國民黨卻担心大量美國人在中國的影響,他們害怕美國人登陸僅次于他們害怕蘇聯參戰。

  從相反的另一方面來看,有美國人在場也是好的。如果美國分布得很廣泛,他們對國民黨就會產生一種約束作用,國民黨要制造麻煩就更加困難。昆明是一例子,那個地方已經變成自由主義思想和學生自由活動的中心了,因為在這么多美國人的眼皮底下,國民黨是不敢逮捕學生和把學生投入集中營的。拿這一點同西安相比,西安的美國人非常少,特務就橫行無阻。

  美國刊物對國民黨提出批評是很好的,它的效果不可能馬上就看得出來。甚至看來常常會暫時地產生不良反應。但只要它是光明正大的(如果它是光明正大的話,國民黨就會辨別出來),就會引起國民黨猶豫考慮,因為國民黨需要美國的支持。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編《黨史通訊》
1983年第20-21期

① 謝偉思(1909—)美國人,時任中印緬戰區司令官兼蔣介石參謀長史迪威將軍的政治顧問,1944年7月陪同美軍觀察組到延安。主張美國政府對國共兩黨一視同仁,因而在五十年代初的麥卡錫主義逆流中遭受迫害而被停職。本文選自謝偉思訪問延安后給美國政府寫的一篇報告。


黨史通訊 2012-08-21 16:40:23

[新一篇] 中美兩國是天然的盟友

[舊一篇] 為了人類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