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福潮:《書海泛舟記》品讀 聽范福潮絮絮叨叨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品讀
  聽范福潮絮絮叨叨
  某后生/文
  
  不知道是去年的哪個時候開始,迷上了范福潮先生的文章。第一次是在南方周末上劉小磊給他辟的專欄,當然后來讀他的文章也未超出南方周末專欄的文字,只是后來不寫專欄了,好像多做爬梳歷史的文章了,這是史智與高識,從“書海泛舟記”的系列文章來看,應該是有家學淵源的,凡夫俗子如我者自不必自慚形穢。
  
  后來上網搜索此公,發現搜索的人不止我一人,可見好東西雖好,然眼尖者亦不必稀也。自己喜歡的東西如果有同好共賞,那當然是求之不得了,所以有知音之說,才有“道不同不相為謀”。才有豆瓣網的今天,多少讀書人在此優游?前一段時間聽說范先生幾個專欄文章已結集出版,包括“書海泛舟記”在內,上卓越網一搜,沒有。默想若等此書漂來福建,“俟河之清,人壽幾何”,不知又等到什么年月,因此罷了。今日看新出的南方周末,閱讀版竟有一篇關于此書的評論,遂又生占有之欲。上卓越再搜,竟有貨!豈不天賜?凡七十余篇文章才賣二十塊大洋,在物價如此令人氣短的今天,貧乏如我者則更添幾分喜意矣。
  
  讀范先生童趣盎然的書緣文章,情緒真真不能自已。在書事上,小范福潮如此炫“富”炫“博”倒在其次,便是他那不甚言語,卻總能對《史記》、《莊子》、《詩經》絮叨幾句的父親,我在喟嘆其宅心寬厚其人甚古又不乏君子遺風之余,就只能欽羨他能有這么一個博古通今的父親了。想想父親在上斷不能更改,福潮之父亦不能搶為己有,然而更痛苦的卻是如今年事及長,童年早已一去不能返,遙想自己的童年竟如此的相形見絀而只能抱憾,大概只有觀先生文章聊解這無解之愁了。
  
  我聽范福潮絮絮叨叨,透過清簡通俗的文字,只感覺一脈圓潤篤厚的父子情從紙面散逸撲面而來,這種混雜了書香與人情的奇香真能醉人。我輩讀罷在自恨弗如之后,大約也只能嘆惋古典教育在當今時代的沒落。古典教育在民國以后漸次湮沒,而范福潮生于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正值文革前后的文化貧困期而能有乃父如此博約的古典啟蒙,隔于當時轟轟烈烈的世情風雨,在那個年代也算得一個奇跡了。對于我們這些“文革”后一代來說,這些私塾、書院味甚濃的教育已是隔世風情,無論如何是無緣的了。所以搭乘范福潮先生的書海之舟,書景倒是清澈,海上奇觀盡可一覽,至于漫卷全冊的古典心境,則不免有隔岸觀火之“隔”感,然而這“隔”有生之年怕是難消,唯有追隨范先生遺風了。
 


某后生/文 2013-08-20 14:17:49

[新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讀范福潮

[舊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亂世之中的一張書桌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