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欄高手〔馬來西亞〕張依蘋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小時候隨母親上街,母子倆總會比同時出門的鄰居早到菜市場。我們從不順著大路走,更不愛用斑馬線和天橋。母親最是會打算。
                 
  “喏,從這邊到那邊,至少得走一分鐘。阿弟呀!你手腳靈巧,從欄桿爬過去得了!”她自己也應聲跨了過去。母親每天總忙得漏吃一二頓飯,也就比一般中年婦女輕盈,加上“訓練有素”,手一撐,跳過及腰的圍欄,根本易如等閑。孩子們漸漸長大,父親的生意開始賺得多,家里生活水準大大提高,也就買起汽車來。母親不再走路上街,當然也沒再表演“跨欄”。我念小學,一直到初中,年幼時過馬路的習慣還保留著。就在中四那年,同學廣生被車撞得腳骨碎裂,聽說是從街上的圍欄跳下來時給貨車碰到。結果,鋸了一邊腳,每天倚著拐杖。自此,我對“跨欄”敬而遠之。近年,自己加入有車階級行列,不知不覺對街上的“爬欄”、“跨欄”高手起了惡感。在高速公路上駕駛,忽地竄出一個人影,來個緊急煞車,不禁憋了一肚子氣,不停下來么,難不成搞出第二個廣生來!街上永遠不乏此道中人。朝氣蓬勃的青少年,略笨重的中年人,初出茅廬的兒童,老當益壯的老年人,圍欄周遭一直都是熱鬧的。母親已屆不惑之數,身子日形瘦小,簡直皮肉見骨,精神更是一年比一年差,醫生說,必須做些輕便的運動。那天,帶母親上街散步,她見到圍欄對面一間藥鋪,嘴里念著:“阿弟,我去前面買些參。”
                 
  說罷手已扶住欄桿。我忙阻止:“阿媽,走那邊吧!”到底人老了,沒能翻過去,我倒松了一口氣。不經意地眼光飄到遠處的圍欄。一個殘廢者正靠著圍欄休息,然后緩緩把拐杖放到另一面欄,吃力地壓著圍欄的橫柱,把身體一彈,過去了,重新拿起拐杖,支在腋下,一跛一跛地橫過馬路。我轉回頭,母親正小心地鉆過圍欄的空隙。啊!清瘦了的母親竟能穿過半尺寬的欄格。何時,方才越欄的跛子已走至我們旁邊。我下意識地看他一下,他的眼睛居然也盯著我。我不由得多看他一眼,腦海忽地閃出一個名字……“廣生!”


網載 2013-08-27 10:28:34

[新一篇] 坐〔美國〕H.E.弗朗西斯

[舊一篇] 火水燈下〔馬來西亞〕柏一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