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人是孔子主義者? 鳳凰副刊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中國人是什么主義者

/林語堂


因是當順利發皇的時候,中國人人都是孔子主義者;失敗的時候,人人都是道教主義者。孔子主義者在吾們之間努力建設而勤勞,道教主義者則袖手旁觀而微笑。職是之故,當中國文人在位則講究德行,閑居則遣情吟詠,所作固多為道家思想之詩賦。這告訴你為什么許多中國文人多寫詩,又為什么大半文人專集所收材料最多的是詩。


因為道家思想有如嗎啡,含有神秘的麻痹作用,所以能令人感覺異樣的舒快。它治療了中國人的頭痛和心痛毛病。它的浪漫思想,詩意,崇拜天然,際亂世之秋,寬解了不少中國人的性靈,恰如孔子學說之著功盛平之世。這樣,當肉體受痛苦的時候,道教替中國人的靈魂準備了一條安全的退路和一服止痛劑。單單道家思想的詩,已能使孔教典型的嚴肅的人生稍為可忍受一些了;而它的浪漫思想又救濟了中國文學之陷于歌頌圣德,道學說教之無意義的堆砌。一切優美的中國文學,稍有價值為可讀的,能舒快地愉悅人類的心靈的都深染著這種道家精神。道家精神和孔子精神是中國思想的陰陽兩極,中國的民族生命所賴以活動。


中國人民出于天性地接近老莊思想甚于教育之接近孔子思想。吾們忝屬人民一分子,人民之偉大,具有天賦人權,故吾人基于本質的公正概念,足以起草法典,亦足以不信任律師與法庭。百分之九十五的法律糾紛固在法庭以外所解決。人民之偉大,又足以制定精細之典禮,但也足以看待它作為人生一大玩笑,中國喪葬中的盛宴和余興就近乎此類。人民之偉大,又足以斥責惡行,但亦足以見怪不怪。人民又偉大足以發動不斷之革命,但亦足以妥協而恢復舊有之政制。人民又足以細訂彈劾官吏的完備制度,交通規則,公民服役條例,圖書館閱覽章程,但又足以破壞一切章程制度條例,可以視若無睹,可以欺瞞玩忽,并可以擺出超越的架子。吾們并非在大學校中教授青年以政治科學,示之以理想的行政管理,卻以日常的實例示以縣政府、省政府、中央政府,實際上怎樣干法。不切實的理想于吾人無所用之,因為吾們不耐煩空想的神學。吾們不教導青年使成為上帝子孫。但使他們以言行模擬圣賢而為正常現世的人物。這是我為什么確信中國人本質上是“唯人主義者”,基督教必須失敗于中國,非然者,它必先大大地變更其內容。基督教教訓中所能被中國人所誠信接受之一部分,將為基督訓誡之如下述者:要“慈和如鴿”,“機敏如蛇”。此兩種德行,如鴿之仁慈與如蛇之智慧,是俏皮的二大屬性。


簡言之,吾們固承認人類努力之必需,但亦需容忍它的虛枉。這一個普通心理上的狀態,勢必有一種傾向,發展被動的自衛的智力。“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在這一個基本原則下,一切中國人之爭論都草草了事,一切計劃綱領大事修改,一切革命方案大打折扣,直至和平而大家有飯吃。吾們有句俗語說:“多一事不如省一事”,它的意義等于“勿生事”,“莫惹睡狗”。


人的生活像是蠕動于奮斗力極弱,抵抗力極微的生活線上,并由此而生出一種靜態的心理,庶使人堪以容忍侮辱而與宇宙相調和。它也能夠發展一種抵抗的機謀,它的性質或許比較侵略更為可怕。譬如一個人走進飯店,饑腸轆轆,可是飯菜久待不至,不免餓火中燒,此時勢必屢屢向堂倌催促,倘使堂倌粗魯無禮,可以訴之于賬房間以謀出氣;但倘令堂倌回答的十分客氣,連喊“來哉來哉”以應,而身體并不彈動一步,則一無辦法,只有默禱上帝,或罵他一二聲還須出以較為文雅之口吻。像這樣的情形,總之,就是中國人的消極力量,這種力量誰領教得最多,誰就最佩服它,這是老猾俏皮的力量。



摘自《中國人的智慧》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40:45

[新一篇] 大報人儲安平《客觀》創刊號文章:我們的立場 鳳凰副刊

[舊一篇] 故事 中國正在消失的老行當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