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良臣:中國人就是一直不肯說真話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

   自己曾有過一個希望,或說也是一個企盼,我們這個國家能不能講一天真話,只一天!從媒體到政府,從村長鄉長到□□主席,大家講一天真話。這在那些民主國家可能是笑話,在中國卻是奢侈,而且還是誰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享受到的奢侈。

   

   

   ………………………………………………………………………………………………………………………………………………………………………………………………………………………………………………………………………………………………………………………………………………………………………………………………………………………………………………………………………………………………。

   ……………………………………………………………………………………………………………………………………………………………………………………………………………………………………………………………………………………………………………

   …………………………………………………………………………………………………………………………………………………………………………………………………………………………………………………………………………………………………………………………………………………………………………………………………………………………………。

   ……………………………………………………………………………………………………………………………………………………………………………………………………………………………………………………………………………………………………………………………………………………………………………………………………………………………………………………………………。

   ………………………………………………………………………………………………………………………………………………………………………………………………………………………………………………………………………………………………………………………………………………………………………………………………………………………………………………………………………………………………………………………………………………………………………………………………………………………………………………………………………………………………………………………………………………………………………………………………………………………………………………………………………………………………………………………………………………………。

   …………………………………………………………………………………………………………………………………………………………………………………………………………………………………………………………………………………………………………………………………………………………………………………………………………………。

   …………………………………………………………………………………………………………………………………………………………………………………………………………………………………………………………………………………………………………………………………………………………………………………………………………………………………………………………………………………………………………………………………………………………………………………………………………………………………………………………………………………………………………………………………………………………………………………………………………………………………………………………………………………………………………………………………………………。

   ………………………………………………………………………………………………………………………………………………………………………………………………………………………………………………………………………………………………………………………………………。

   

   

   人民當然是愿意說真話的,可不允許說,于是人民也就只好不說。又由于長期不允許說而不說,人民也就淪落到慢慢不會說真話了。這就像一些原本只是“失聰”者,一開始還是會說話的,可由于長期聽不見人們說話的聲音,后來也就從失聰變成了“聾啞人”,“十聾九啞”往往就是這個緣故造成。

   弄到現在,全體國民都成了騙子,只是花樣、程度不同而已。即使到了這個地步,那些不允許者還不覺悟,似乎就是要把這個民族推進萬丈深淵,甚至還要它萬劫不復。一如文革時,把一個什么人“打倒在地”后,還要“踏上一只腳”,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好在中國人說的往往都是屁話,不算數,不管用,那些當年所謂“永世不得翻身”者大都翻了身,不然,劉少奇也就不會平反,“小平同志”也不會領導這個國家從原本萬劫不復中又向上爬了爬。可我總覺得我們這個民族其實一直生活在要么萬丈深淵,要么從萬丈深淵往上爬的過程中。即使只是從萬丈深淵往上爬了爬,有些中國人也能高興得忘乎所以,不是大叫“中國可以說不”,就是展現“中國不高興”,而到了現在又出了個周小平,要中國人別“辜負了這個時代”,真仿佛中國明天就可領導這個世界了,也不想想這個民族的整體德行已經糟糕到什么樣子,世界會答應中國領導嗎!笑話。

   人民愿意說真話而不能,而中國官員們卻是天生都不喜歡說真話,對此,人民心里是一百個不滿意。可在我們這個據說有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從古至今,一直是民聽官的,從來沒聽說過有官聽民的,因此,喜歡說假話的也總是能做官,甚至越做越大,而喜歡說真話又能做上官的卻是少之又少。這也正是中國官員隊伍中為什么有這么多大小“老虎”的緣故。一個中國人,依靠不說真話,從百姓進入官場,然后從小官做到大官,做到高官,最后查到了,就是“老虎”或叫“蒼蠅”,沒查到的,仍然是好官他自為之。可就憑這一點,本人有理由不認為我們是一個什么“文明古國”,或者說人民有誰肯要這樣的“文明古國”呢?我們這種“文明古國”都是那些統治者喊出來的,要不,就是大腦叫統治者統治殘了的人說的話。你去問問生活在最底層的那些中國人,他們從來不會想到中國是一個什么“文明古國”,也不會想到中國傳統文化有多么“光輝燦爛”。興也百姓苦,亡也百姓苦,這是什么“文明”?所以說,就算文明古國,就算光輝燦爛,與只知道一個“苦”字的百姓何干!最好的政府官員也不過像白居易那樣用詩文“反映現實生活”:“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愿天寒”,根本解決不了“賣炭翁”們的窮苦。

   有人當然會說,你說的是唐朝。是啊。今天變了嗎?據悉,中國到今年年底外匯儲備將超過四萬億(記著,不是人民幣,是四萬億美元!),可是中國無數的窮人該沒錢看病還是沒錢看病,該沒錢上學還是沒錢上學。不信,你每年單從央視有幾個頻道的報道中也可做個統計,看看中國有多少人家因為沒錢看不起病,又有多少孩子因為沒錢上不起學(這里指的是高中和大學)。有人認為在今天,中國政府是全世界最富有的政府,可這與中國那些窮百姓有什么關系!人家是窮政府富國民,我們是反著來:窮國民富政府。政府大樓往往就是中國各地一景,甚至包括鄉鎮。

   一想到這些,就聯想到前幾天自己還在鍵盤上敲評論毛澤東思想的精髓是否實事求是,現在想想都有點丑。像我們這種國家,哪里就到了這一步,又哪里配講這些。

   連句真話尚不肯說,還實事求是呢,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呢,在我這個中國人看來,中國啥都先別想,就想怎么才能讓全體國民特別是那些官員學會說真話,讓說真話成為全體國民尤其是成為中國官員們的生活習慣,再也不要把那些提倡說真話者誣蔑成“尋釁滋事”,說成什么“擾亂社會秩序”。如果這一條都做不到,還幾個代表,還科學發展觀,還中國夢,誰信呢。我們總說這是生產力,那是生產力,要我說,對中國人而言,中國人能自由說真話,就是生產力。中國改革開放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跟毛澤東時代相比,不就是多給了點自由,可以多說幾句真話的結果嗎?

   

   

   說到這里,又犯起傻來,聯想到從三十多年前一路走來:你說多簡單的事呀,農民一分田到戶一承包,就能吃飽飯,而整個國家也只是給了國民一點自由,出門不用開介紹信了,可以擺地攤了,可以搞販運可以開工廠了,物資產品立馬就豐富起來,人民的生活也跟著相對好起來,甚至據說當年造原子彈的還不如賣茶雞蛋的(我本人不承認此說。真出現這種現象,還不是政府罪過,怪誰呢)。

   可就這么簡單的事,為什么毛澤東時代不肯做?是他這個人笨還是他這個人壞!到底是因為什么?讓人民沒有飯吃,是什么黨什么主義什么領袖什么救星也不行!毛澤東為何不把自己餓三天?毛澤東吃過榆樹皮嗎?毛澤東吃過觀音土嗎?毛澤東為什么不讓他的家人去逃荒要飯!他有理想不假,可他的那些理想都是建立在不顧中國人民死活的基礎之上。對于那些真正的革命先烈們,特別是對于那些餓死無數的中國百姓們,毛澤東的理想與他們何干!說不定,那些人在九泉之下也會詛咒毛澤東及其所謂的“理想”。人都沒有了,要理想還有什么用!

   然而,中國社會一直沒有從毛澤東的陰影中走出來,并由此造就了大大小小的毛澤東。現在有無數的中國“腦殘”們之所以還在懷念他,一是在十一屆三中全會或者鄧小平時代最應該做的一件事沒有做,那就是像蘇聯當年公布斯大林的罪惡一樣公布毛澤東的罪惡。如果當年實事求是這樣做了,而不是投鼠忌器,即使出了一點騷亂,又能怎么著,絕不會一直禍害到今天,讓成千上萬始終不能覺悟的國民居然還在匍匐著,還在跪著,難以脫離奴隸狀態;二是由于沒有真正走上民主之路,且養出一群貪得無厭的官僚,養出無數只大小“老虎”,讓那些“匍匐者”們感到極大不公。

   其實,對于一個改革開放的政府而言,“敵對勢力”不是西方,也不是美國,更不是那些批評政府的中國網民,而正是一些跪拜毛澤東的不覺悟者。他們盼望毛澤東思想歸來,無異于就是要扼殺中國的改革開放,讓中國退回到毛澤東時代。奇怪的是,國家高層卻認不清形勢,把以實際行動推動中國改革的人稱作“敵對勢力”,把真正的敵對勢力看作是“民心”,并且一再要高舉毛的旗幟,堅持馬的主義,還封鄧小平“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你說這不是好壞不分嗎?好在時代不同了,更多的中國人已經覺悟了。

   關鍵是這樣做,等于仍在誤導整個民族。多年前就傳出民謠: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說明我們這樣一個國家,從下到上都在騙。可現在的問題是,國務院作為受騙的頂端,騙不騙全國人民?2014年全國兩會后李克強答中外記者會上事先安排好中外記者提問題,難道不算騙?剛坐上總理位置,一天活還沒干,就從說謊欺騙開始。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至少不能說開了一個好頭。如果說連國務院連一國之總理都不怕人家說他們在搞欺騙,整個國家尤其是中國的官員還有什么誠信可言!

   可如果說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那么是不是可以說,其實國務院反過來又繼續接著欺騙下面呢?還是那句話,1949年后中國從來就沒有說過真話,一天也沒有過,更別提還什么實事求是,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了。所以說,中華民族真正好起來的那一天,必定是大家都可自由說真話的一天。

   2014-8-31



綜合 2022-01-09 19:03:26

[新一篇] 資中筠 章詒和 楊照:走出瞞天罩地的時代

[舊一篇] 眾里尋她千百度:古詩詞里的浪漫邂逅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