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伊朗人民今天流的淚,就是當年腦子里進的水

那山那水這邊人



這計嘛,只有中國人才會想到。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圍城之外還是圍城

滄海笑



觀察開國元首,我只見華盛頓一開始就辭卻帝位,這真是人類的偶然和奇跡。當7年的獨立戰爭結束后,華盛頓團隊直接解散回家。再四年后制定憲法并成立聯邦政府,才選任總統,也是只干了兩屆就辭冠歸野。這是一個無限熱愛自由的人,屠龍前后都是英雄少年!其所在時代更是創立了一種鮮見的制約制度,與老牌帝制而言,這種新制度也不能說堅如磐石不可攻破,因為人、社會都在不斷變化中,根本沒有什么靈丹妙藥!

初心至上,卻難安放。

兜兜轉轉十多年,終于回到樸素和簡單。

被浮華燒灼的,總算被純真治愈了。

鄭致遠



中學時候看過一本書,里面有句話:“當你還未開始就知道自己會輸,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無論如何都要把它堅持到底。你很少能贏,但有時也會。”

郡主



屠龍少年變成惡龍,這不是一個必然,歷史上任何黑暗的時代,也都有星空和火種,世間多是任我行,但世間總有令狐沖。

衰老只是一個被灌輸的概念》。



他告訴我,哈佛大學的一個教授做了一個實驗,讓16位七八十歲的老人,在布置成20年前一樣的地方生活一個星期。



這一個星期里,這些老人都沉浸在1959年的環境里,他們聽上世紀50年代的音樂,看50年代的電影和情景喜劇,讀50年代的報紙和雜志。



實驗的結果令人驚訝:這些老人一開始來教授辦公室時,大都是家人陪著來的,他們老態龍鐘,步履蹣跚。



一個星期后,他們的視力、聽力、記憶力都有了明顯提高,關節更柔韌,手腳更敏捷,血壓降低了,平均體重增加了3磅,步態、體力和握力也都有了明顯改善。

中國潛力固然巨大,民眾勤勞聰慧忍耐力強,可惜歷朝歷代,皆是官僚系統無限膨脹,百姓最終無法負擔,后果也最嚴重。要維持體系,只有對第三世界輸出產能,對歐美輸出商品。也有兩個變量,其一為計劃經濟高效到一定程度,完美調配,能夠平衡官民,其二,機器與人工智能勞作,逐漸解放勞動力。

國人有兩大缺點,一曰勤勞,需像歐美人那樣享受生活,以減少他們工作和錢流失的速度。二曰忍耐,要拒絕負擔日益龐大沉重的行政成本,以最終解放個性與創意。

反對政府80反對中共,國外反華80只是反共,長遠來看共對國家利大弊大,估計80是弊。

無它,政府權利太大,即是原罪。

要把一個貧窮國家變為富裕國家,需要幾十年的頂層設計、基層同心。

要把一個富裕國家變成貧窮國家,只需要一個偉大的宗教領袖。



趙海亮



一流國家當旗手,二流國家當旗子,三流國家當棋盤。。。

武俠片子里兩路人馬狹路相逢拔刀相向,倒霉的永遠是茶舍、酒樓

人家伊拉克是草船借箭,收獲一船鐵礦。

人生很難,真的很難,但那又能怎樣呢?

就像《喜劇之王》里,柳飄飄問:“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尹天仇說:“也不是,天亮后會很美的!”

向內探索自己的內心感受和需求,才是解決這個問題最重要的一把鑰匙。

問題是:“標準的人生”是別人期待的,不是我們自己的。可以說,過去的這一切,都不是屬于我們自己的人生,我們只不過是在別人的擺布下,做了一個足夠乖的牽線木偶。



于是,為了贏回我們自己的人生,我們就需要經歷一個“脫軌”,再“重新回到軌道”上的過程。



脫軌,是一個里程碑:



脫軌前,那是別人的軌道,別人的人生;

脫軌后,再次回到軌道上,才是自己的人生。

其實,這也給了我一個啟示:



一個人叛逆期,來得越早越好。



最好的情況是在他應該叛逆的青少年的時候就被允許叛逆。



叛逆期來的越晚,那么,很可能這個代價就越大。



因為,當我們與這個世界以及各種關系的卷入越深,情況越復雜。

劈頭澆來,凄冷刺骨之際,自然醍醐灌頂。

識時務者,方為俊杰。

一個人走路,是和地球的單獨約會。

問完,他又說自己不想出院,反復強調“出去干什么呢?我是瘋子。”

要知道,這個“瘋子”20歲就寫出了代表作《相信未來》: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臺,

當灰燼的余煙嘆息著貧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

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當時余華身后還是一片荒蕪外城,如今的團結湖車站,高樓林立車水馬龍,人心卻荒蕪了。

生長在一個接觸不到其他生物的地方,看不到天外有天,真正文明的世界從不殺生任何生命,不管任何愿因,自己的同胞都不愛,自相殘殺,拿什么去讓外星信任我們的善義包括智慧,井底之蛙而己

渡江天馬南來,幾人真是經綸手?



千年生存智慧無需多講,陶淵明悠然見南山,莊子困 韓非

集權國家的求生欲 相當強烈

借古諷今,含沙射影,指桑罵槐,不讓好好說話。

是制造恐懼丶謠言和污名的高手。很多國人和海外觀察者認為,肺炎的疫情過後,會變得衰弱或軟化,有助於政治改革。我的看法相反,我認為必定會將自己塑造成領導全民戰勝病毒的英雄和救星,對中國社會的控制將更嚴密和更殘暴。

二月 11, 2020 editor 書人書話, 評論 無評論



了解過去與歷史,展望科技與未來。精神覺醒。野蠻與文明。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可惜、可惜。

他的想法也代表了美國很多人:

“指望政府防疫,估計也指望不上。大部分基礎設施都是私有化的,政府管不上。”“政府能做到信息公開及時透明就行,老百姓自己能搞定。”

價格不是我定的 價格是有奶茶店的數量決定的。

山川之美,古來共談。高峰入云,清流見底。兩岸石壁,五色交輝。青林翠竹,四時俱備。曉霧將歇,猿鳥亂鳴;夕日欲頹,沉鱗競躍。實是欲界之仙都。自康樂以來,未復有能與其奇者。

時隔千年,這篇《答謝中書書》仍然能夠觸動每個喜歡文字的心靈,挑撥著國人文化基因中的隱居情結,不禁讓人感慨所謂世外桃源,所謂人間仙境莫不如此吧。

不要太迷信文人的情操,自古文人少錚骨。

稻草天空



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我只能告訴你蘇聯是帶著鋼鐵洪流進墳墓的

愿我們在低處相逢,一起成為彼此走向高處的光。(一直聽說,有溫度的文字,有才華的女子)

與無常處知有情,與有情處知眾生。

見證歷史的人物 說的就是你

我們這一代人,就是為見證歷史而生。

特朗普植入的那一枚旋轉陀螺


綜合 2022-01-09 11:22:43

[新一篇] 幽默感是好東西 可以瞬間緩解下氣氛

[舊一篇] 希望能上山采茶,湖邊吹風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