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與“語文素養”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任教了兩屆高三、取得了高考“輝煌”成績、主編了百萬字高考復習資料的我,再回過頭來教高一,情不自禁地以“高考專家”自居。于是,我的口頭禪里“高考”橫飛,學生一開始還精神抖擻,慢慢地便有些厭倦甚至開始暗地里計算我的“高考”頻率了。學生和我或許都有些不適應,彼此不免有些隔膜。
  走過了高三,再到高一,我的“高考情結”揮之不去了:我總覺得自己又在指揮新一場高考戰斗。課堂上總是不由自主地聯想起高考,就是連課文中的漢字讀音,都要告訴學生特別注意哪些字音的辨識,還要不由自主地列舉起高考題來例證,更不用說文言文、現代文閱讀,古詩詞鑒賞和作文教學的同樣是“高考陰魂”不散。我發現,我真的變了,變得那樣理直氣壯,變得那樣“高屋建瓴”。我簡直是在用高考的眼光和思維來教育我的學生,盡管我還一直自詡是一個有教育理想和改革精神的語文教師。我開始覺得我對不起我的學生,也對不起我的語文情結了,心里不免有些困惑。
  記得他們剛上高一時,有幾個學生的作文很有靈氣,我打心里喜愛和佩服。可是在我的快速作文和創新作文指引下,特別在我的高考模式作文訓練下,他們開始不敢越雷池半步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寫作,寫作的風格慢慢靠近我的訓練模式了,考試的分數也不斷在“豐收”。但他們飛揚的寫作個性難得表現了,即使有點創新的風味,也總是有著那么一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悲涼和歉疚,甚至不敢再去實施我的語文教學,我怕我是教育的罪人。我怕我是扼殺學生語文天性的劊子手!
  后來,我和幾個多年戰斗在高三的語文老師談起我的這種感覺,想不到,“一石激起千層浪”,他們深有同感,紛紛談起自己作為“高考奴隸”后可悲的語文教學。我一直對學生說,語文素養決不是靠“題海戰術”能提高的,旗幟鮮明地反對“題海戰術”,但學生們沒了訓練題,心里就發慌。我們隨便拿一本高一的語文同步訓練,就會發現,訓練書里到處都充斥著最新的高考試題和解讀,充滿了語文教學的無序性和“高考意識”。看來,不是我一個人的專利,舉國上下或許都在和我一樣為高考準備著,或許比我更為厲害!因為,我們學校辦學一直規范,高一年級一周只有4節語文課,而有的學校已經是一周8節了,他們把大量的語文教與學的時間花在高考訓練上。聽說有的學校高一年級就開始人手一冊高考復習資料了!我的語文教學還遠遠地跟不上高考的節奏呢!
  我不知道我這樣的高中語文教學還要多久,“高考”注定要成為我課堂的高頻率詞語,我一天不說“高考”二字,學生和我都不習慣了,但它總在一個不知名的角落傷痛著我,讓我不停地反躬自問:語文教學的真諦果真如此嗎?奪個高考高分就是語文素養高嗎?
  但愿我們的語文教育不要辜負“語文素養”這個時髦名詞,也但愿有一天我們的語文教育不再因“高考”而傷痛。
  摘自《湖南教育·語文教師》(長沙),2007. 10.

湖南教育·語文教師長沙34G31中學語文教與學(高中讀本)楊智慧20082008
作者單位:常德市一中
作者:湖南教育·語文教師長沙34G31中學語文教與學(高中讀本)楊智慧20082008

網載 2013-09-10 20:49:16

[新一篇] “預測——發展——成功”法在語文課內自讀課教學中的運用

[舊一篇] 一個經濟學家的教育觀——讀于光遠的《我的教育思想》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