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縣長受賄,文人良心何在?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撰文|九頂山

來源|天涯博客


海南省作協四屆理事黃照良,系海南著名民族詩人,出版了黎族第一本個人詩集。他還有另一重身份——海南省澄邁縣原副縣長。2014年4月21日,作為副縣長的黃照良因涉嫌受賄罪被海南省檢察機關立案偵查。2015年4月28日,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此案。(05-22《法制日報》)


文人是社會的良心所在。“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屈原投江,誓不與當權者同流合污;杜甫見茅屋為秋風所破,悲涼地吟出“安得廣廈千萬間,大辟天下寒士俱歡顏”的泣血之句;“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魯迅終其一生都在為人民利益鼓與呼。其文章如匕首似投槍,讓當權者如芒刺在背不得安生。我們非常慶幸,中國還有這樣一批文人,恪守國人傳統價值觀,正義正直正派善良,愿意為百姓利益而吶喊。文人是有骨氣的,他們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早就成為了我們心中的偶像。


這些文人之所以受到大家尊重,就是因為堅持了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乃至財富觀。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凡事蠅營狗茍,在背地里搞些見不得光的齷蹉伎倆,怎么稱得上君子,怎么稱得上文人呢?但是現在,如果我們還堅持以前“文如其人”或者“字如其人”的判斷標準,可能往往會鬧出笑話。因為一些人雖然戴著文人的桂冠,私底下卻干著流氓的行徑。他們的所作所為為文人所不齒,甚至連那些文盲般的貪腐分子都瞧不起他們。因為他們活得窩囊,人格分裂,一方面要維持光鮮的道德表象,一方面卻照樣大肆撈錢,甚至其貪婪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詩歌是凈化人們心靈的語言,而詩人就應該是人們心靈的救贖者。”在大眾眼中,詩人往往活得比較單純天真,他們詩意的語言會促使我們更加美好地理解這個世界,從而增加生活下去的信心。可是詩人縣長黃照良卻不走尋常路,他連自己心靈都救贖不了,又何談來救贖別人呢?一方面他是詩人,而且是頗有成就的民族詩人,其詩作得到了業內肯定;另一方面,他是位高權重的副縣長,撈錢毫不含糊。人們很難將一個詩人和一個貪腐副縣長聯系在一起,這已經完全顛覆了“文如其人、言行一致”的固有觀念。


詩人縣長受賄,文人良心何在?是詩歌墮落了嗎?沒有,詩歌還是詩歌,它仍然廣受社會歡迎,因為詩歌的靈魂還在,它永遠都會歌唱下去。墮落的是權力,其實不論是詩人也好,書法家也罷,誰坐到黃照良那個位置上都會墮落。權力跟官員的藝術身份是毫無關系的,藝術家也是人,也有私心存在,也會被黃金白銀亮瞎了眼睛。靠干部的道德自律,是避免不了貪腐行為的,不過輕重有別罷了!如果權力失去了監督和制衡,如果權力可以為所欲為,如果權力不能在陽光下運行,那么抓了黃照良,還有張照良等詩人前腐后繼。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52:02

[新一篇] 煮酒論史 雍正的除弊革新到底有多難?

[舊一篇] 不經歷貓耳洞 怎知對越戰自衛反擊戰的殘酷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