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奇下臺前夕:高干們不愿涉足兩主席間的矛盾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毛澤東的那些高級同事們雖然知道一年來毛澤東對劉少奇的不滿,然而十余年前高崗反劉少奇的下場給他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們謹言慎行,誰也不愿涉足兩個主席間的矛盾。林彪在他的讀書雜記中告誡自己,勿忘“古策”——“主先臣后,切勿臣先搶先”,也就是決不先出頭。


 

       1966年5月,“彭羅陸楊”倒臺后,高級干部在驚嚇之余同時又緩了一口氣,他們為黨中央挖出了“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曉夫”而感到慶幸,卻再也不敢往下想了。進入6月,各省紛紛揭露出“三家村”一類的代表人物,大多是省委宣傳部部長,文化、教育廳長,匡亞明、李達等都是在這期間被所在的江蘇、湖北省委“挖”出來的。

       下一步的目標是誰呢?或曰:反修防修,深挖修根?只是毛澤東從不喜歡無的放矢,反修防修須有目標,無此具體目標,一切大轟大嗡皆流于形式,現在毛澤東到了下最后決心的關鍵時刻:是否趕劉少奇下臺?

       1970年,毛澤東對斯諾說,在1965年1月制定《二十三條》時,他已決定,劉少奇必須下臺。(斯諾:《漫長的革命》,農村讀物出版社1989年6月版,第12頁。)

       但這是事后所言,無從證明1965年1月至1966年8月他在這個問題上思路變化的過程。事實是,1965年1月,在劉少奇向他檢討后,他似乎寬諒了他,盡管可以看到的線索是毛澤東在為倒劉做精心的準備。可是毛澤東的思路又是何等的復雜多變,在做出決定后,肯定、否定、再肯定,符合他的一貫風格,(參見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四),第1849頁。)這也是為何他會獨自一人長久陷入思考的原因。

       毛澤東的隱蔽的世界,他的同志們很難猜度,只有極個別的人才多少有些領悟參見周恩來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結束會上的講話記錄,(1971年6月18日,引自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四),第1832—1833頁。)但他們都不愿也不敢在這微妙敏感的時刻去影響他的決定。毛澤東的那些高級同事們雖然知道一年來毛澤東對劉少奇的不滿,然而十余年前高崗反劉少奇的下場給他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們謹言慎行,誰也不愿涉足兩個主席間的矛盾。林彪在他的讀書雜記中告誡自己,勿忘“古策”——“主先臣后,切勿臣先搶先”,也就是決不先出頭,“毛主席怎么說,我就怎么做”。(引自于馮建輝:《林彪與個人崇拜》,載《炎黃春秋》1999年第10期,總第91期,第39、36頁。)

       康生在這類問題上也是“九段高手”,幾十年來一直對劉少奇畢恭畢敬,60年代初,還主動請纓,要為劉少奇編選集,即使在他個人大出風頭的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康生也顧忌良深,他在大力歌頌毛澤東的同時,也不忘檢討自己在歷史上犯下的反對劉少奇的錯誤。長期在中樞行走的陳伯達,一直在兩個主席間走鋼絲,生怕稍有閃失,就會墜入萬丈深淵。



網載 2015-08-25 16:35:45

[新一篇] 何懷宏:改革,和“革命”賽跑

[舊一篇] 原山西書記陶魯笳:文革我精神沒垮只因牢記主席一番話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