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該不該看《西廂記》和《牡丹亭》?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但是薛寶釵可貴之處,在于她看了之后不是一味地把玩,沉迷,而是有所思考。她從自身體驗出發,告誡林黛玉,還是不看為好,“最怕見了些雜書,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

(一)“你在幽閨自憐”等句,“等”些什么

《紅樓夢》第二十三回,林黛玉走過梨香院墻外,聽到里面正在演習戲文,聽到“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這兩句,便被吸引住了,停步細聽,一邊聽一邊心下感嘆,直到“只聽唱道:‘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林黛玉聽了這兩句,不覺心動神搖。又聽道‘你在幽閨自憐’等句,亦發如醉如癡,站立不住,便一蹲身坐在一塊山子石上,細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個字的滋味。”

梨香院里演習的,係明代湯顯祖的傳奇《牡丹亭》,講的是一個人鬼情未了的故事:杜麗娘夢中愛上書生柳夢梅,為之傷情而死;死后又化為魂魄尋找柳夢梅,人鬼相戀,最后杜起死回生,柳狀元及第,二人永結同心。

生而死、死而生,超越生死的愛情傳奇確實極有藝術魅力,但是,這里林黛玉的反應似乎有點不對頭。

青春期少男少女,每每中意愛情故事,這個很正常,更何況林妹妹那樣聰明多情。但是再怎么入戲,感慨也罷,恍惚也罷,如醉如癡也罷,都能理解,怎么會“站立不住,便一蹲身坐在一塊山子石上”?

“在幽閨自憐”,這般詞句,實在也沒有什么呀,即便引起林黛玉身世之嘆,最多也不過嘆息流淚,哪里至于站立不住,而蹲身坐下?這分明已經不是情感共鳴心靈呼應,而是生理上的直接的刺激反應,正是所謂“整個人都不好了”。

林黛玉此處受到了什么刺激呢?芹翁用筆,每每是含蓄克制的,筆墨間另外留有文章,而避免窮山盡水,窮形盡相。那些含蓄克制之處,我們稍為探勘,或者會有所發現。

不妨看看,林黛玉此時到底聽到了些什么,書里明白寫出的,就是那么幾句,都是凄美的感傷情調;但是還有更多,就藏在那個“等”字里——“‘你在幽閨自憐’等句”。這個“等”里面,都有什么文章呢?

卻原來,《牡丹亭》里“在幽閨自憐”這尋常語句之后,竟是一段色情描寫,見第十出《驚夢》:

【山桃紅】[生笑介]小姐,咱愛殺你哩!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兒閑尋遍,在幽閨自憐。小姐,和你那答兒講話去。

[旦作含笑不行][生作牽衣介]

[旦低問]哪邊去?

[生]轉過這芍藥欄前,緊靠著湖山石邊。

[旦低問]秀才,去怎的?

[生低答]和你把領扣松,衣帶寬,袖稍兒揾著牙兒苫也,則待你忍耐溫存一晌眠。

[旦作羞][生前抱][旦推介]

[合]是哪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好處相逢無一言?

[生強抱旦下]

[末扮花神束發冠,紅衣插花上]……

[生、旦攜手上]

[生]這一霎天留人便,草借花眠。小姐可好?

[旦低頭介]

[生]則把云鬟點,紅松翠偏。小姐休忘了啊,見了你緊相偎,

慢廝連,恨不得肉兒般團成片也,逗的個日下胭脂雨上鮮。

這一段,描述的正是柳夢梅一步步挑逗杜麗娘,從瘋言瘋語,到動手動腳,到共赴云雨的過程。這個過程高度寫實,直白,細致,不加掩飾,怕不能不算色情描寫。

其實,《牡丹亭》里有渉色情的描寫很多,此處還不算過分。芹翁到底仁厚,只提示我們看到此處,而另外一些更加直白顯露的文字,就不必提了。

而從林黛玉這里的反應,我們大抵可以認識到此類描寫的影響力。

(二)油嘴滑舌是跟誰學的

在此之前,賈寶玉帶了套《會真記》與林黛玉一起看。林黛玉“越看越愛看,不到一頓飯工夫,將十六出俱已看完,自覺詞藻警人,余香滿口”。

這個《會真記》,即張生與崔鶯鶯的故事,雖有傳奇、雜劇多個版本流傳,但符合“詞藻警人,余香滿口”這個特征的,就只能是元人王實甫的雜劇,更廣為人知的劇名叫《西廂記》。說的是,張生與崔鶯鶯于普救寺相逢,私定終身,沖破重重阻礙,最終花好月圓。

這才看完,賈寶玉立刻活學活用,說:“我就是個‘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貌’。”這兩句可不是字面上那樣并無要緊,而是張生和崔鶯鶯相互調笑的話,拿這話來撩人,幾近于性騷擾。所以林黛玉給氣得“帶腮連耳通紅”,“眼睛圈兒紅了”。可是轉眼林黛玉也有樣學樣,說賈寶玉“苗而不秀,是個銀樣镴槍頭”。這原是《西廂記》里紅娘罵張生的話,不僅是說張生軟弱無能,其實同時是一個具有性暗示色彩的比喻。女孩子學這樣的話,怕是有點那個。

這兩個人,書剛看完,立刻學會油嘴滑舌,也許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到了什么樣的影響。

《西廂記》里的張生,本就是個到處常開黃腔的油子。和崔鶯鶯私會時,他說:“老夫人說著長老喚太醫來看我;我這頹癥候,非是太醫所治的;則除是那小姐美甘甘、香噴噴、涼滲滲、嬌滴滴一點唾津兒咽下去,這屌病便可。”這位嘴里長著性器官的男主角,會讓讀者學到點啥,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且,《西廂記》里的色情描寫,一點也不比《牡丹亭》少。

這一回的回目叫:“《西廂記》妙詞通戲語,《牡丹亭》艷曲警芳心。”看了《西廂記》《牡丹亭》那兩樣書,這兩人都有點不一樣,或失態,或失言,也不知道還會發生些什么。

(三)到底該不該看

在舊時代,《西廂記》《牡丹亭》之類的書是不讓孩子看的。之所以不讓看,我們目睹賈寶玉林黛玉看過后是什么樣子,大抵可以理解其中原因。

不要跟我扯什么反禮教,什么思想性。思想再進步,也不能否認它里面色情的東西多了點。不是說不能有性描寫,而是,一要看態度,《西》《牡》里的性描寫不是正面的,美麗的——事實上我們的傳統文學里就沒有,而是扭曲的,炫耀的,強調肉體縱歡的;二要看讀者對象,青少年是否適合閱讀?《西廂記》《牡丹亭》無疑是藝術瑰寶,但無疑也是色情讀物,最起碼應該算成人讀物。

然而青少年還喜歡看。不僅寶玉黛玉一起偷著看,看得不亦樂乎,薛寶釵也看過。

第四十二回,薛寶釵引著林黛玉避開眾人,說:“你跪下,我要審你。”原來日前酒筵之上,林黛玉玩得忘形,行酒令時竟脫口而出《牡丹亭》《西廂記》里的句子,自己還不知覺。

薛寶釵坦誠相告,那種書,自己也看過的,“弟兄們也有愛詩的,也有愛詞的,諸如這些‘西廂’‘琵琶’以及‘元人百種’,無所不有。他們是偷背著我們看,我們卻也偷背著他們看。后來大人知道了,打的打,罵的罵,燒的燒,才丟開了。”這是最老實不過的話了,此類題材,對于青春期少男少女最有吸引力,這是生物學規律決定的,沒什么不得了的,也不值得大驚小怪,誰還不都這樣。

但是薛寶釵可貴之處,在于她看了之后不是一味地把玩,沉迷,而是有所思考。她從自身體驗出發,告誡林黛玉,還是不看為好,“最怕見了些雜書,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

這也是在情在理的話。青少年看點黃書不足為奇,但還是不看為好,終歸難免受到不好的影響。像薛寶釵這樣看過以后能夠反思的,又有幾個呢。

當然這個不能指望青少年自己去抵制,因為這與人性本原相悖。這原是教育的事,包括學校教育、家庭教育,也是社會職能部門的事,總不能把性教育的工作,拱手讓給色情讀物吧。

作者:玉山

綜合 2022-01-09 11:23:54

[新一篇] 某個不經意的瞬間

[舊一篇] 李陵,我們不必再見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