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探討,謝絕人身攻擊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在外面賺美元的路被掐斷了,螞蚱蹦不了多久了

美國的優勢是思想科技創新,問題是自由散漫,中國的優勢是統一理念應用產業化,問題就是……問題都被壓制住了,牽一發而動全身。

自孫文到兩蔣,做到了歷代王朝無法做到的事:但為救國,不戀權位。主動放手,以退為進。

學術探討,謝絕人身攻擊。

自孫文到兩蔣,同盟會做到了歷代王朝無法做到的事:但為救國,不戀權位,主動放手,以退為進,以拖待變。

大陸很多人暫時還沒有辦法跳脫出統一臺灣的思維禁錮。。其實只要大陸清除帝制思維,兩岸融合并非不可能

對于崇禎來說,救國是很難的,但是,用人得當,可以延長明朝的壽命。貴族人口幾何級增長,導致資源兼并產生的危機,是每個封建王朝的宿命。

他是擔心中國變得強武有余,文德不夠。

詩人鮑照說,自古圣賢盡貧賤,何況我輩孤且直。講實事求是,是要有“孤且直”的勁頭的。

Bean



請在座的各位記住這幾個人——渣的名字:

準備不足邱麗新, 三問不知唐志紅,

人不傳人高蝙蝠, 物資充足王曉東;

等待授權周先旺, 內疚自責馬國強,

可控可防王廣發, 答非所問蔣超良。

辰溪



兩次疫情都是鐘南山院士振臂高呼引上正途。如今國士老矣,下一次災難來臨之時,國士是否還在?到時候我們將依靠誰?







真懷疑是不是敵國派來的包工頭?!



郎彧杰



應該上國家法庭了。這就是精英教育下蛆附在國家機器上的敗類,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橡皮子彈



我真覺得大家錯怪他了,論文不是他寫的,他請別人寫的,論文中的論點論據他也不知道,所以問他是不是人傳人他肯定說不是。

一月寫一篇論文,高產還擔任這么多要職,在我看來他只是個出色的演員

大兵哥



居心叵測!病毒傳播范圍和造成的疫情災害越大該論文的含金量越大,如果此次疫情成為世紀之災亦或者最終演變為人類史上的浩劫,試想一下該論文及其作者在學術界的影響和地位…

行者



千秋史冊,有三不能饒:誤國之臣,禍軍之將,害民之賊!

劉浩 H&G鴻固文化



放到大明,此類人斷已被革職查辦

謝丹



人民永遠記得他

本科專業很重要。后來輔修的改專業的,一般都不扎實的。

一人隱瞞毀一城。

一人隱瞞也能毀一國。

夏渠



到底是有錢人哦,撒潑爆粗口都能上新聞,還有人寫成故事演繹。可以當個寓言故事看,無論身處哪個階層,都要經常鞭策和警惕自己,提高自己的修養,否則都是笑話。

別老想著布道,萬人敬仰的時候,不用布道,你吃飯的姿勢都會成為禮儀。

你有多自卑,功成后內心就有多驕傲;

經歷多痛苦,爬起來胸懷就有多寬廣。

習慣了說鬼話,忘了人話是怎么說的!





可以分享到朋友圈嗎?我朋友竟然說,俄羅斯沒文化的國家,他是沒看過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爾斯泰等等一匹小說家嗎?他們這些人的作品,足夠閃耀萬年了。



作者

自然可以。而且你說的對。

“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真的很美。

不要覺得日人殘忍,古人打仗都是這樣的啊。

其實國民黨最大的特點本不在軍事,而在“禪讓”,比如孫文讓位老袁,蔣經國放手民進黨,以退為進,推動社會和解,歷代封建王朝絕無此胸懷與遠見。

密巢

加載失敗,重新加載。

與其說是為人民謀福利,倒不如說是為穩定而強烈的求生欲。慣于溫水煮青蛙,緊急時動用資源之廣,恰印證了平常時汲取之深。

那哥們兒是誰不得而知,但肯定不是王興,一個月前他重看87版《倩女幽魂》時就說他這歲數之人純純的愛情不是《山楂樹之戀》那般,而是寧采臣與小倩那種心靈交融。

《左傳》中有句描述越國的話:十年生聚,十年教訓,說的是花費十年時間聚集物質資源,又花了十年凝聚人心、提升作戰能力,越國才有了擊潰吳國的資本。

獨立思考是一種能力,可惜很多人都已經腦癱。腦癱大約用的不準,因為人家余秀華是多么的杰出。那么只有借用王小波的話說,低智,偏執,思想貧乏是最大的邪惡。



姚曉亭



方方和六神磊磊們所代表的是一股政治勢力,不可小覷!它們與我們的斗爭就是長期以來共產黨領導的人民革命和以國民黨為代表的黑暗反動勢力爭奪中國領導權的斗爭在新時期歷史條件下的繼續。這場斗爭隨著臺灣的收復,隨著中國的日益強大和美帝的走向衰敗,將在十至十五年的時間內劃上完美的句號。中國人民將獲得偉大的勝利!

集權的好處,與民主的代價,以及集權的代價,與民主的好處。

跟某某保持一致,即是民智低下的表現。

漫步者-2

張愛玲極少寫農村生活,卻寫了一本控訴共產黨土改運動的《秧歌》。胡適非常喜歡張愛玲的《秧歌》,認為秧歌以“饑餓”為主題,不但極為細致地描寫出普通農民面對饑餓時的絕望,還通過分析造成饑餓的原因,突出表現農民需求和政府管控之間的矛盾,人性與制度的沖突,比那些奉國民黨之命而寫的“反共文學”高明得多。而張愛玲自己說:“《秧歌》里面的人物雖然都是虛構的,事情卻都是有根據的。”



可惜,那個時代的青年人,如邵燕祥、王學泰等,都沒有讀到張愛玲的這本《秧歌》;即使讀到了,他們不會聯想到,自己就是小說中那頭被宰殺的豬。那些把心交給共產黨的中國人,誰又不是被宰殺的豬呢?

什麼潘教授,見外!潘同志。

然而,學生逐漸淪為政黨組織的犧牲品。等到共產黨勝利以后,對學生運動嚴防死守,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給追求民主自由的學生扣上種種不堪的帽子,甚至派遣野戰軍對學生大開殺戒。呂芳上以“與魔鬼合作、喪失靈魂的浮士德”來形容左派學生的悲劇,大概一直到一九八九年槍聲響起,邵燕祥才明白這個比喻的真實含義。



在那個學生運動風起云涌的時代,邵燕祥也聽到過不同的聲音。他曾去拜訪前輩作家沈從文,他對沈從文說:“您寫湖南的鄉下無人能比,趙樹理寫北方的農村,也是。”這個對照真是“不圖老子與韓非同傳”。今天,沈從文的文字仍然魅力無窮,而趙樹理的書早已無人問津。但那時沈先生只是靜靜的聽,后來總結似的說了一句:“那邊”的作家都是“群”的。邵燕祥后來一直回味這句話,他的理解是:“沈從文的意思應該是說,解放區的作家都是推崇‘群(集)體主義’的,他們的寫作,也是以表達他們歸屬的‘群’的集體意志為能事,其思想、感情以至寫作風格、方法,都以集體為依歸,以致作家身上、作品里面,屬于個人的、個性的,獨特的發現和表現,也因而減弱、縮小以至泯滅了。”如果沒有自由思想、獨立風格,文學也就死亡了。直到晚年,邵燕祥才從“群”中掙脫出來,開始了個性化的、有價值的寫作。

廖家林2



所以到底是低級紅還是高級黑,這位潘同志?



影。

谷歌推特入華是不可能,華為生態出海亦難實現。思想理念生活方式不可調和,兩大陣營鐵幕脫鉤似不可免。昔天朝朝貢絲綢之路,今風景獨好卻也枉然。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盡管中國古代王朝更迭、江山易主是常見之事,但是從來沒有一種宗教可以凌駕于任何中央政府之上。

原因就在于,儒家學說,或者說是儒教,這樣一個不信鬼神的現世倫理體系,可以為政權提供合法性。


綜合 2022-01-09 11:22:20

[新一篇] 學而優則仕 藝而劣則政

[舊一篇] 孤獨因你本身而千變萬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