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苦頭陀向你告辭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便在此時,門口走進一個人來,卻是范遙。他先向張無忌行了一禮,再恭恭敬敬地向趙敏拜了下去,說道:“郡主,苦頭陀向你告辭。”趙敏并不還禮,冷冷地道:“苦大師,你瞞得我好苦。你郡主這個筋斗栽得可不小啊!”

范遙站起身來,昂然說道:“苦頭陀姓范名遙,乃明教光明右使。朝廷與明教為敵,本人混入汝陽王府,自是有所為而來。過去多承郡主禮敬有加,今日特來作別。”

趙敏仍冷冷地道:“我早知你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卻想不到你在明教之中,竟身居如此高位。你要去便去,又何必如此多禮?”范遙道:“大丈夫行事光明磊落,自今而后,在下即與郡主為敵,若不明白相告,有負郡主平日相待厚意。”

趙敏向張無忌看了一眼,問道:“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能使手下個個對你這般死心塌地?”張無忌道:“我們是為國為民、為仁俠、為義氣,范右使和我素不相識,可是一見如故,肝膽相照,情若骨肉,只是不枉了兄弟間這個‘義’字。”……

范遙哈哈一笑,說道:“教主這幾句言語,正說出了屬下的心事。教主,這位郡主娘娘年紀雖輕,卻是心狠手辣,大非尋常。你良心太好,是及不上她的!”張無忌道:“是,我自不敢大意。”趙敏笑道:“多謝苦大師稱贊。”

范遙轉身出店,經過小昭身邊時,突然一怔,臉上神色驚愕異常,似乎突然見到什么可怕之極的鬼魅一般,失聲叫道:“你……你……”小昭奇道:“怎么啦?”范遙向她呆望了半晌,搖頭道:“不是的……不是的……我看錯人了。”長嘆一聲,神色黯然,推門走了出去,口中喃喃地道:“真像,真像。”

趙敏與張無忌對望一眼,都不知他說小昭像誰。

這場戲,你說范遙說謊了嗎?沒有。那么你說范遙強烈建議張教主不要和趙敏糾纏在一起了嗎?沒有。只是提醒交往的時候要小心,是這句“教主,這位郡主娘娘年紀雖輕,卻是心狠手辣,大非尋常。你良心太好,是及不上她的”,這話說得很得體,張無忌感受了范遙的關心,但是趙敏也不生氣介意。

而且大家都是聰明人,其實都是心照不宣。你說張無忌知道范遙的真實立場嗎(就是既幫張無忌也幫趙敏)?應該是知道的。是因為范遙知道張無忌估計知道,才來演出這場戲,因為本來按照既定計劃(如果不是金花婆婆出現的話),趙敏要和張無忌、楊逍、韋一笑等一起去冰火島找謝遜,那么范遙是不能去的根據綜合考慮,于是特意來辭行。

所以就一直有個懸念,就是范遙到底武功修為在什么段位?其實是搞不清楚的。因為范遙既然自己默認是趙敏師父兼保鏢的角色定位,他可能在意的就不是擊敗對手揚名江湖,而是做好本分保護趙敏(在張無忌可能顧及不到的時候),所以比如范遙向張無忌討教然后向對陣宋青書的時候,如果俞蓮舟沒有來截胡,那么接下來就可能是范遙廢了宋青書,但是到了周掌門出手來攻的時候,估計也是抓緊詐敗讓張無忌來救的套路,我覺得范遙不會真的和周掌門去拼命,因為不值當。

所以分析范遙在少林大會的表現是很有意思的。我還是一個一個來吧,話說張無忌看到周掌門了,就屁顛屁顛過去,你說這個時候趙敏合適也過去嗎?結果誰過去了?呵呵,范遙。原文如下:

霎時之間,張無忌猶似五雷轟頂,呆呆站著,眼中瞧出來一片白茫茫的,耳中聽到無數雜亂的聲音,卻半點不知旁人在說些什么,過了良久,只覺有人挽住他臂膀,說道:“教主,請回去吧!”張無忌定了定神,一斜眼,見挽住自己手臂的乃是范遙。

張無忌對趙敏雖情根深種,但總想自己與周芷若已有婚姻之約,當日為了營救義父,迫不得已才隨趙敏而去,料想周芷若溫柔和順,自己與她感情深厚,只須向她坦誠說明其中情由,再大大地賠個不是,定能得她原恕,或能再締良緣。眼前這女子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妻子,豈知一怒之下,竟然嫁了宋青書,對自己棄之如遺,這時心中的痛楚,可遠甚于昔時在光明頂上讓她刺了一劍。

他回過頭來,只見周芷若伸出皓白如玉的纖手,向宋青書招了招。宋青書得意洋洋地走到她身旁,挨著她坐了,嘴角邊似笑非笑,向張無忌道:“我們成親之時,并沒大撒帖子,驚動旁人。這杯喜酒,曰后還該補請閣下。”

張無忌想說一句“多謝了”,但喉頭竟似啞了,這三個字竟說不出口。

范遙拉著他臂膀,說道:“教主,這種人別去理他。”宋青書哈哈一笑,道:“范右使,這杯喜酒,屆時也少不了你。”范遙在地下吐了口唾沫,橫眉冷笑,說道:“你定能請得成喜酒嗎?”

張無忌嘆了一口氣,挽著范遙的手臂黯然走開。

引用完你看,明教來了那么多人,高層也近十個,為什么就是范遙前來救場?按照前面分析的,只能是范遙。而且范遙這句“你定能請得成喜酒嗎?”,那也不是順口一說的,后面是真的準備出手對付宋青書,原文如下:

趙敏向范遙低聲道:“苦大師,沒想到峨嵋派尚有這手絕招,擋臼萬安寺中,滅絕師太寧死不肯出塔比武,只怕就是為此。”范遙搖了搖頭,心下苦思拆解這一招的法子。他呆了半晌,忽向張無忌道:“教主,屬下向你請教一路武功。”雙掌按在桌上,伸出左手一根食指,右手一根食指,一前一后,靈活無比地連動七下,低聲道:“我雙臂如此連攻,只須纏到了這小子的手臂,內力運出,便能震斷他手臂關節,他指力再厲害,也叫他無法施展。”張無忌也伸出雙手食指,左鉤右搭,道:“小心他以指力戳你手臂。”范遙點頭稱是,道:“我以擒拿手抓他手腕,十八路鴛鴦連環腿踢他下盤。”張無忌道:“猛攻八十一招,叫他無法喘息。”

他二人四根手指此進彼退,快速無倫地攻拒來去。范遙忽然微笑道:“教主這幾下太過神妙,這小子除指力之外,武功有限,這幾招料他施展不出。”張無忌微微一笑,道:“他施展不出這三招,那么范右使你已然勝了。”左手食指轉了兩個圓圈,右手食指突從圈中穿出,鉤住了范遙的手指,微笑不語。

范遙一怔之下,大喜道:“多謝教主指點。這四招匪夷所思,大開屬下茅塞,我真恨不得拜你為師才好。”

張無忌道:“這是我太師父所傳太極拳法中的‘亂環訣’,要旨是在左手所劃的幾個圓圈。這姓宋的雖出自武當,料他未能悟到這些精微之處。”

范遙成竹在胸,已有制勝宋青書的把握,只宋青書連勝兩場,按規矩應當退下休息,須得待他再度出場,才上前挑戰。

趙敏微微一笑,神情愉悅,走到一旁。張無忌走到她身邊,低聲問道:“敏妹,什么事這等歡喜?”趙敏玉頰暈紅,低下了頭,道:“你傳授范右使這幾招武功,只讓他震斷宋青書的手臂,卻不叫他取了那姓宋的性命,我好開心啊。”張無忌道:“宋青書雖多行不義,終究是我大師伯的獨生愛兒,該當由我大師伯自行處分才是。我若叫范右使……了他性命,可對不起大師伯。”趙敏笑道:“你殺了他,周姊姊成了寡婦,你重收覆水,豈不甚佳?”張無忌笑道:“你許不許我?”趙敏微笑道:“我是求之不得,等你再三心兩意之時,好讓她用手指在你胸口戳上五個窟窿。”


綜合 2022-01-09 11:25:04

[新一篇] 金雁:東歐沒有“劇變”,人民從未留戀

[舊一篇] 邪教為什么在中國歷史難成氣候?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