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1945美國始終幫助中 共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

    [編者按:抗戰期間,中 共之所以從弱小的地方勢力,一變而能與國民黨分庭抗禮,美國對此起到關鍵作用。美國乘著“美援”和“結盟”,而鉗制中國的軍政外交;國民黨苦于被干涉內政,但無奈頭上已被套上了緊箍咒。美國一方面按住國民黨,不讓它獨立行事,來解決其內政問題;另一方面卻鼓勵中 共與國民政府對抗,認定延安乃國中之國。美國還通過調停談判和外交認可,把國共兩黨的司屬關系變為對等關系。 ] 

    1940年國共兩黨在華中的地盤摩擦十分激烈,10月15日結束的黃橋戰役,新四軍陳毅部在八路軍黃克誠部配合下殲滅國民黨軍韓德勤部主力兩個師1.2萬人。 12月,蔣得知蘇聯對中 共不滿,于是發動了皖南事變,殲滅新四軍軍部七千余人,作為對黃橋之戰的懲罚。 1941年1月17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發布通令,宣布新四軍為叛軍,取消番號;葉挺交付軍法審判,通緝項英。

    1941年1月24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對中國國共兩黨沖突表示不安,明確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必須暫停對華貸款計劃的實施。接著羅斯福總統派特使居里(Lauchlin Currie)和聯邦準備銀行調查主任戴普萊(Despres)前往中國告誡蔣介石:“在我看來,這所謂的共X產X黨與國民黨間相同之點殆多于相異者。我們希望雙方能夠消除歧見,更密切的合作,以有利于對日本作戰的共同目標。”戴普萊則進一步解釋:“羅斯福之意見以為中國之有共X產X黨,并不能認為中國有共產主義之實行,只能視作民主政治之實習。??月14日,美國總統特使居里專門會見周en來,進行了長時間會談。此為美國高官與中 共的首次接觸,事情本身和選擇的時機表達了這樣一個信息:美國不會聽任國民黨用武力對付中 共。

    1944年7月4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建議由史迪威統一指揮國共兩黨的軍隊,當天美國參贊艾切森(Alcheson)立即拜訪行政院長孫科,高思大使也隨即拜訪宋子文、戴季陶,商討后他又親自向蔣介石提出這個建議。除此之外,羅斯福派副總統華萊士(Wallace)6月20日來華,帶著羅斯福關于美軍觀察組進駐延安的第四次要求,華萊士軟硬兼施終于迫使蔣介石同意。

    7月22日,美軍觀察組首批9人到達延安,毛 澤 東親自撰寫社論表示熱烈地歡迎“同一個戰壕里的戰友”。 8月7日第二批9人也到達延安,組長是美軍情報官員包瑞德(Barrett)上校。觀察組給美國的報告充滿了對共X產X黨的贊譽,史迪威更明確說:“我們必須想法把武器交給斗志昂揚的共X產X黨人。”他甚至計劃親自到延安,商討用美國武器裝備五個中 共師的問題。這個觀察組進駐延安,毛 澤 東宣布“實有重大意義”。中 共中央18日稱為“我們外交工作的開始”。中 共正式獲得國際地位,這個地位完全是美國竭力為之爭取的。

    美國外交人員在1941-1944年四年時間里,非但不是“扶蔣反共”,正相反,從羅斯福總統到普通外交官,屁股都坐在中 共一邊……。 1944年5月,美國國務院在一份文件中宣稱:“美國并未承担在任何情況下都支持國民黨政府的義務。”次年1月,華盛頓明確告訴魏德邁:“中國最終不一定要在蔣介石領導下統一起來。”這與羅斯福在開羅把蔣介石定位為“一個封建軍閥”、并對史迪威宣稱要找一個人或是一群人來替換蔣介石其實是一致的。

    抗戰勝利后國共內戰,馬歇爾受命“調停”。 1945年東北林彪接收蘇聯繳獲的50萬關東軍武器而啟兵釁,與國軍王牌師大戰,于四平街決戰,被白崇喜、杜聿明、鄭洞國十師強攻,一潰數百里,幾乎要被追擊殲滅之際,馬歇爾八上廬山,壓迫國府下停戰令,杜聿明遂停頓攻勢。共軍林彪便于哈爾濱休整歇息,接收了蘇聯更多的軍械裝備給養,站穩腳跟之后再度反攻,局面便一發不可收拾。馬歇爾此舉,可以說挽救了林彪岌岌可危的命運。

    另一邊,杜魯門卻強調美國對華援助的五億美元貸款的惟一條件就是給“聯合政府”,分文不與蔣。 1946年6月13日、14日在美國參、眾兩院提出的《美國軍事援華法案》受到毛 澤 東等強烈反對,馬歇爾與國會領袖商量后,將其擱置。拖到8月第79屆國會結束自動成為廢案。馬歇爾還設法使《軍事使團法案》未獲議會通過。 

    【附文2:美國對華外交與國民黨的垮臺】 

    [編者按:危難受命的蔣介石政府,一直是在超極限地工作;尤其是到抗戰后期,它簡直是在內外交困之中掙扎。而它的強大盟邦美國,不僅見死不救,反而落井下石,甚至欲去之而后快,且無所不用其極!在國共內戰期間,美國一方面通過《雅爾塔密約》,放手讓蘇聯來武裝中 共;一方面又用“民主改革”、調停、禁運等多條繩索,綁住國民黨。而且,國民黨的金融危機也是美國一手制造的。 ] 

    史迪威……日記中透露出……羅斯福和他自己如何看待中國,以及隨意左右一個弱國政局的企圖。 1943年12月6日羅斯福和史迪威的部分對話如下:

    “羅:你看能挨得多久? 

    “史:情況很復雜,如果重來一次去年5月底攻勢,他可能倒臺。 

    “羅:那末我們得找另外一個團體去繼續。 

    “史:他們大概會找我們。 

    “羅:……對于朝鮮和安南的問題,他已經和我取得協議,我們得派代表團到那些國家去執行職務二十五年,直到我們把他們扶植站起來的時候為止。正如菲律賓一樣。我斬釘截鐵地問過蔣要不要安南,他說""""毫無這個意思""""。”

    ……不管如何,蔣介石在抗戰中,是對御日本人的最高統帥,是中國人的領袖,史迪威的日記中卻把蔣介石蔑稱為“花生米”,意思是小東西;因為史迪威是中緬印戰區的總司令,美國援助抗戰的物質都由他控制,他常常卡住盡量不給,連美國在中國與日本人進行激烈空戰的第十四航空隊的汽油也卡住。十四航空隊的司令陳納德(Claire L. Chennault)將軍因為堅決配合中國政府作戰,并且卓有貢獻而與史迪威交惡,所以這里居然由蔣介石為美國人組成的航空隊需要的汽油求情,史迪威卻稱為“騙取汽油”,多么飛揚跋扈!而且說蔣介石“需要整個世界”,明明蔣介石向羅斯福表明不要安南,并且國民政府長期支持朝鮮獨立,也放棄對于琉球群島的主權,怎么說“需要整個世界”呢?.

    (三)

    ……在史迪威的心目中,共X產X黨統治地區是理想天堂,國民黨統治的地區是人間地獄,而且在日記中對于中國軍隊的浴血抗戰全盤否定,“事實上等于零”。他的總司令位置的繼任者魏德邁將軍談到他對史迪威的印象:“一直到那時,我都以為史迪威將軍是一位傳奇性的戰士,也以為他是美國軍官之中對中國問題最精通的人物。經過很久的時間,我終于揭穿了他的傳奇故事,才發現他是易受蒙蔽,特別關心共X產X黨,并且也知道他對蔣委員長以及國民政府具有偏見。他這人似乎永遠不能了解中國政治問題……。”

    ……高斯手下的美國大使館成員中,壓倒優勢的是中 共的親密友人,有的甚至因為偷竊機密文件給中 共……。幾十年后,中國大陸的歷史學家透露,謝偉思向中 共透露的一個重要文件,曾經對國共關系的歷史發生重大影響,即把美國打算在中國建立聯合政府的想法偷偷告訴了毛 澤 東,于是很快毛 澤 東提出建立聯合政府的倡議……。 9月1日,中 共中央召開會議決定立即提出聯合政府問題,借美國不滿意國民黨之機會,迫蔣讓步。在此行不通之時,則提出建立""""解放委員會""""的政權組織,進一步向蔣介石施加壓力。

    ……一份報告中戴維斯說得更清楚:“假如我們現在宣布支持共X產X黨,則蔣委員長所領導的政府必將立即降到一個地方政權地位。……屆時,在軍事上、技術上以及行政上的各方面實力,必將大規模地從國民黨轉向依附于共X產X黨,我們亦可以獲致中國最團結、最進步、最強大一股力量而予以支持。”(《魏德邁報告》第282-283頁)

    ……蘇聯紅軍進軍東北,使得中 共得到了可以席卷全國的根據地。中 共中央及時派遣林彪、陳云、林楓等六千干部,經過熱河去東北,改編三十萬偽軍,組成第四野戰軍,……他們之所以能夠通過張家口,就是因為馬歇爾調停國共內戰,命令國軍從張家口撤退,給讓出來了通道。魏德邁寫道:“……蘇俄參戰,……接受日本軍隊呈交的軍用品,然后公開的和秘密地交給中 共。”(《魏德邁報告》第365頁)

    ……魏德邁寫道:“有些身居要職的人(指馬歇爾)居然認為中國需要推翻一切舊制度,創造新秩序,才有更生的機會,這卻是在俄國所行的馬克思主義。一個與美國及自由世界利益符合的較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承認中國一時還不能安定下來,蘇俄共產主義將會乘虛而入和填補國民政府一旦瓦解所產生的真空狀態。所以,美國政府除了支持蔣委員長外,實別無他途。……他全然相信他的老友史迪威將軍的話,因而將一切歸結在蔣委員長身上。……馬歇爾做了兩件大事:馬歇爾為了壓迫國民政府,曾經下令在1946年8月至1948年4月采取武器禁運,第一批援助武器到1948年底才送出(實際上全是不能用的),這對于一直使用美式裝備的國軍是滅頂之災……。第二件是,為了調節國共內戰,他在國軍優勢時下達三次停火令,讓被追擊的共軍恢復元。……每一次停火令都是共軍處于敗績之時,馬歇爾認為這是他發揮停火令的最好時機。

    在經濟上,間接造成國民政府的經濟崩潰。 ……長期的戰爭,已經民窮財盡,接近崩潰。經過宋子文和美國財長的協議,美國借巨款給國民政府,支持其財政,但是……美國……的副財長完全破壞了這一拯救舉措,而且造成經濟和社會的崩潰。歷史學家黎東方在《“中華民國”簡史》里面寫道:“羅斯福的財政部長茅根索(Herry Morgenthan)于1943年7月17日用書面對“中華民國”政府作了承諾,說""""美國財政部同意就五億信用貸款劃出兩億美元,作為中國購買黃金之用。""""國民政府一貫相信美國政府一個官員說的話和寫下的字,差不多立即就實施出賣黃金的計劃,而且不等到美國運來一鎊或一兩的黃金,就先把自己在重慶的庫存的黃金拿出來賣。那是1943年秋天某一日開始發生的大事。……國民政府卻很想多賣一些黃金,多收回一些法幣。它從1944年3月1日,改令中央銀行出售黃金。中央銀行似乎比中國農民銀行更會做這個生意。它在同年5月,賣出相當于兩百萬美元的黃金,在6月也賣出這個數目在7月賣出了相當于四百四十萬美元的黃金。然而出于一個莫名其妙的原因,美國黃金運來重慶極少。從1944年1月到6月,總共只運來了不多于一百萬美元的黃金。其后,從1944年到1945年6月運來重慶的黃金也只不過相當于一千一百萬而已。中國政府及其駐華盛頓的代表,每次向美國政府抗議,都或是被置不答復,或……。從1945年2月1日到同年6月13日,又沒有一兩黃金從美國運抵重慶。同時,國民政府""""預售黃金,定期交貨""""的方式從人民手中收回大量法幣。事實上,由于美國政府不把黃金運來重慶,國民政府于1944年12月31日已經失信于中國人民,更付出了相當于一千二百萬美元的黃金。國民政府又必須在1945年3月31日前給人民以相當于八千四百萬美元的黃金。物資指數從1942年12月的66.2,升到1943年12月的228,飛到1944年12月的755,又飛上了直沖霄漢的1945年12月的1167。”……黎東方指出其中的關鍵人物是美國財政部副部長懷特(Harry D. white)的破壞,……。黎東方統計,物價因此上漲了1763倍,加上系統而有組織地造謠,人們相信這些錢都是被國民黨官員貪污了,使得國民政府失去民心。八年抗戰中,美國本來就實行的是重歐輕亞的政策,連在開羅決定援助中國的物資,也臨時調往歐洲。全部美國的對華援助加起來,只有六億三千萬美元,只占美國全部援外資金的七十分之一,而且史迪威還不斷要挾,馬歇爾更是以此來操作戰局,隨意在政治上打擊內外交困的國民政府,經濟崩潰導致了政治崩潰。 

    (該附文是從斯坦福大學訪問學者謝田先生的研究報告中摘抄)

綜合 2022-01-09 19:02:55

[新一篇] 蔣介石無力回天

[舊一篇] 美國親華謊言的破滅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