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學者發現南宋西湖全景圖 長15.81米寬3.3米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昨天,杭州古都文化研究會理事、文史研究學者陳琿向媒體發布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她在現場展示了一幅描繪南宋西湖全景的超長寫實畫卷(復印版),長15.81米,寬3.3米,總長度幾乎是《清明上河圖》的三倍!

圖中西湖實景是從錢塘門開始,逆時針環湖一圈,再回到錢塘門原點。其中有我們熟知的保俶塔、斷橋、白堤、蘇堤、雷峰塔等景點,大量的則是一時還無法辨認出“真身”或現在已經消失的景物。由于是復印版,從圖上看(詳見B15版),畫工遠沒有《清明上河圖》精細,但還是實景鉤沉出了一個完整的西湖。

這對缺乏實景風貌圖考證的南宋西湖考古史來說,無疑是個重磅消息。如果陳琿的考證正確的話,意味著這將是迄今為止發現的世界唯一遺存的南宋西湖實景全貌圖。

一問:之前最早的“西湖圖”?存在于740多年前的《咸淳臨安志》里

七百多年前,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來到杭州,在他那本后來聞名于世的游記里,稱南宋都城臨安是“世界上最美麗華貴的天城”。他驚嘆自己眼中的這座東方城市,“城內有一大湖(西湖),有許多美麗寬敞的大廈(樓閣),建筑在湖濱上,靠近湖心的地方,有兩個小島……島上亭臺水榭各自成趣,其數量之多,簡直令人無法想象。”

事實上,直到今天,我們依然只能靠想象來還原這座“華貴的天城”!北宋畫家張擇端作《清明上河圖》,實景記錄了當時北宋都城東京(今河南開封)的一派富華。但南宋都城幾多繁盛,幾多華貴,苦于沒有畫作傳世,一直是個謎團。

現在對杭州南宋時期的西湖和都城風貌考證,基本都依靠南宋地方志《咸淳臨安志》《乾道臨安志》,元人追憶南宋都城所著的《武林舊事》、明代才子田汝成的《西湖游覽志》等古籍文字記載,而參考最多的圖就只有《咸淳臨安志》里的“京城圖”和“西湖圖”。那部740多年前的《咸淳臨安志》里只有簡單黑白線條勾勒的“西湖圖”,一直被學界認為是現存最早的南宋西湖全景圖。

二問:此前為啥都沒人提及這幅長卷?發現這畫也是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

既然如此重要,為什么所有的美術史上都沒有提及昨天說到的這幅長卷?陳琿說自己發現這幅畫,也是非常偶然。2009年7月,她為了寫一篇關于杭州古大佛寺的研究論文,遍尋寶石山下宋代大佛頭的照片不得,直到在《杭州池暨西湖歷史圖說》一書里發現了一張小小的插畫。

“憑直覺,我當時一眼就覺得應該是南宋時的西湖,雖然那是極小片段對西湖的描繪,但清楚囊括了大石佛像、斷橋、水月園等景點。不過,當時書中作者并沒有意識到畫的價值,只注明該圖為明代《西湖清趣圖》,現藏于美國華盛頓Freer藝術博物館,國內從來沒有這幅長卷。”陳琿介紹。

接下來,陳琿給美國華盛頓Freer藝術博物館發郵件,希望能一見全景圖,但沒有接到任何回應。戲劇性的是,5個月后,Freer藝術博物館館長戴維·霍格博士來到浙江大學做講座,隨身帶來的禮物就是《西湖清趣圖》長卷的復印照片。根據記錄,此畫1911年流失到美國。不過,Freer藝術博物館將此畫創作時間定為明代。陳琿也去了這場講座,并從館長那得到了全部電子圖。

三問:為什么畫作斷定出自南宋?此圖跟南宋史記載嚴絲合縫相契合

一般來說,古畫準確斷代是個很大的難題,且不提那些無從斷代的古畫,即便是許多被歷代名家明確斷代的古畫,也往往有許多可能是錯的,后人會因為證據不足或另有證明而質疑乃至推翻的也不在少數。

既然寫了是明代,為什么陳琿堅持畫面中的是南宋時期的西湖?為了得出這個結論,陳琿說她花了將近四年時間考證,這也是為什么遲遲沒有公布這個發現的原因。

“我分別對比了南宋和明代時期文獻記載對西湖的描繪,驚訝地發現此圖跟南宋史記載嚴絲合縫相契合,而跟其他朝代對比,則出入非常大。另外,還有很多景點的描繪,比如明代已有西泠橋,但畫中并沒有出現,只有咸淳年間的西村渡口,所以大致可以推斷是理宗度宗(1225年-1274年)時代的南宋院畫。”

陳琿的另外一個依據是,2001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美術史系的李慧漱,也提到了此圖,并由此寫了論文《南宋臨安圖脈與文化空間解讀》,在美國發表。


都市快報-杭州網 2013-07-11 09:06:28

[新一篇] 魏征在蓬萊“瞞天過海”

[舊一篇] 良渚:中國最古老國都?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