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武則天、新朝王莽的碑文上該寫什么呢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大周武則天、新朝王莽的碑文上該寫什么呢?恐怕只能是亂臣賊子吧。而熟讀點評二十四史者,晚年最憂慮什么呢?烏托邦夢醒。英法俄世界各國,皆回歸第一共和,絕無例外。

齊桓公和管仲、鮑叔牙、寧戚四個人一起把酒言歡,齊桓公就問鮑叔牙說:“我的國家能夠長壽嗎?”鮑叔牙舉起酒杯站了起來說:“愿您不要忘了過去逃亡在莒國時的情形,管仲不要忘了在魯國做階下囚的日子,寧戚也不要忘了當年在車下喂牛時的境遇。”

齊桓公于是離開席位說,“我們如果不忘你說的這番話,齊國就不會有危險了。”

我也要發言。。縱橫春秋

從前有個人,學了一個本事叫屠龍術。可是他學好后,卻找不到龍在哪。我曾經以為,這是比喻不切實際,大而不當。

現在我知道,屠龍術是高深的,不是一般人學的。真懂得屠龍術的人,一定懂的龍是什么。

龍是什么呢?龍,大概是指見首不見尾、或隱或現的事物、趨勢吧,代表難以違背的天機與時事,比如人民之所惡,所怨,所苦,所盼的一絲一縷,一粥一飯。

能知龍是智慧,能屠龍才是卓越領導者。有個叫《清白之年》的歌,我感覺它敘述了事業的最初理想、后來的變化、社會的惆悵與期盼,它論證了修復硬盤的必要性。詞曰:

• 故事開始以前,最初的那些春天。陽光灑在楊樹上,風吹來,閃銀光。街道平靜而溫暖。

• 在風塵中遺忘的清白臉龐。此身越重洋。輕描時光漫長,低唱語焉不詳。數不清的流年,似是而非的臉。是不是生活太艱難,還是活色生香?我們都遍體鱗傷,也慢慢壞了心腸。

• 可曾還有什么人,再讓你幻想?在風塵中熄滅的清澈目光。

報告文學 紀實小說張冬筍和他的時代


綜合 2022-01-09 11:21:51

[新一篇] 大明氣數已盡,何固守之

[舊一篇] 壺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長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