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馬與干將、莫邪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故雖有名馬,祗辱于奴隸人之手,駢死于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

身包裹精工鋼甲的健壯戰馬,偶爾能為騎乘者擋下敵攻擊。

  赤兔馬、的盧、爪黃飛電...等玩家喜愛的三國神駒,當然不會在《三國群英傳6》中缺席,這一次還有絕影、紫骍、驚帆...等名馬加入戰局,由于《三國群英傳6》新增的鍵盤操作方式,讓玩家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武將沖殺,這時座騎的優劣就成為勝敗的一大關鍵。憑借著一匹迅捷如風的座騎,不只有利于閃躲敵將的必殺技,追擊落敗敵將時更是手到擒來,若是戰況不妙、鳴金收兵,也能叫敵將望塵莫及。

沒羽箭

許褚字仲康,譙國譙人也。長八尺馀,腰大十圍,容貌雄毅,勇力絕人。漢末,聚少年及宗族數千家,共堅壁以御寇。時汝南葛陂賊萬馀人攻褚壁,褚眾少不敵,力戰疲極。兵矢盡,乃令壁中男女,聚治石如杅斗者置四隅。褚飛石擲之,所值皆摧碎——《三國志•魏書•許褚傳》

干將、莫邪是兩把劍,但是沒有人能分開它們。干將、莫邪是兩個人,同樣,也沒有人能將他(她)們分開。干將、莫邪是干將、莫邪鑄的兩把劍。干將是雄劍,莫邪是雌劍。干將是丈夫,莫邪是妻子。干將很勤勞,莫邪很溫柔。干將為吳王鑄劍的時候,莫邪為干將扇扇子,擦汗水。三個月過去了,干將嘆了一口氣。莫邪也流出了眼淚。莫邪知道干將為什么嘆氣,因為爐中采自五山六合的金鐵之精無法熔化,鐵英不化,劍就無法鑄成。干將也知道莫邪為什么流淚,因為劍鑄不成,自己就得被吳王殺死。干將依舊嘆氣,而在一天晚上,莫邪卻突然笑了。看到莫邪笑了,干將突然害怕起來,干將知道莫邪為什么笑,干將對莫邪說:莫邪,你千萬不要去做。莫邪沒說什么,她只是笑。干將醒來的時候,發現莫邪沒在身邊。干將如萬箭穿心,他知道莫邪在哪兒。莫邪站在高聳的鑄劍爐壁上,裙裾飄飛,宛如仙女。莫邪看到干將的身影在熹微的晨光中從遠處急急奔來。她笑了,她聽到干將嘶啞的喊叫:莫邪…… 莫邪依然在笑,但是淚水也同時流了下來。干將也流下了眼淚,在淚光模糊中他看到莫邪飄然墜下,他聽到莫邪最后對他說道:干將,我沒有死,我們還會在一起……鐵水熔化,劍順利鑄成。一雄一雌,取名干將莫邪,干將只將“干將”獻給吳王。干將私藏“莫邪”的消息很快被吳王知曉,武士將干將團團圍住,干將束手就擒,他打開劍匣絕望地向里面問道:莫邪,我們怎樣才能在一起?劍忽從匣中躍出,化為一條清麗的白龍,飛騰而去,同時,干將也突然消失無蹤。在干將消失的時候,吳王身邊的“干將”劍也不知去向。而在千里之外的荒涼的貧城縣,在一個叫延平津的大湖里突然出現了一條年輕的白龍。這條白龍美麗而善良,為百姓呼風喚雨,荒涼的貧城縣漸漸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縣城的名字也由貧城改為豐城。可是,當地人卻時常發現,這條白龍幾乎天天都在延平津的湖面張望,像在等待什么,有人還看到它的眼中常含著淚水。六百年過去了。一個偶然的機會里,豐城縣令雷煥在修筑城墻的時候,從地下掘出一個石匣,里面有一把劍,上面赫然刻著“干將”二字,雷煥欣喜異常,將這把傳誦已久的名劍帶在身邊。有一天,雷煥從延平津湖邊路過,腰中佩劍突然從鞘中跳出躍進水里,正在雷煥驚愕之際,水面翻涌,躍出黑白雙龍,雙龍向雷煥頻頻點頭意在致謝,然后,兩條龍脖頸親熱地糾纏廝磨,雙雙潛入水底不見了。在豐城縣世代生活的百姓們,發現天天在延平津湖面含淚張望據說已吁在了六百多年的白龍突然不見了。而在第二天,縣城里卻搬來了一對平凡的小夫妻。丈夫是一個出色的鐵匠,技藝非常精湛,但他只用心鍛打掙不了幾個錢的普通農具卻拒絕打造有千金之利的兵器,在他干活的時候,他的小妻子總在旁邊為他扇扇子,擦汗水。

早期的金箍棒在于孫悟空,卻絕不僅僅是一件遇神殺神,披荊斬棘的武器而已。金箍棒自從得之于孫悟空,幾乎是時刻未曾離身,久而久之,仿佛是猴子一體。被勾魂下地獄,酒醒之后,眼看不對,掣開棒子就打;丟在老君爐子里煉,七七難滿,出爐便掣出如意棒,打得那九曜星閉門閉戶,四天王無影無形。保了唐僧依然是野性難馴:抓小白龍,打;抓豬八戒,打;抓沙僧,不由分說,依然打。五莊觀,聽幾句罵,直接把鎮元子人參果樹砸了;打六賊,凡夫俗子也動那如意金箍;打白骨,惱到唐僧甚至把美猴王開除。這個時候的孫猴子,還稱不得“悟空”,金箍棒,也僅僅是一件浴血的“兇器”。

猴子第一次遭遇重大挫折,是遇到了太上老君思凡下界的青牛;“金箍棒”碰到了道家頂級大神器“金剛琢”,金箍棒遭遇重大對手,兩次被套走;可能也是美猴王自得寶物以來,第一次與寶物分離。

可至此以后,美猴王好殺之心卻日漸收斂。妖精還是妖精,打殺還需打殺,猴子還要保護唐僧。殺伐之事,卻更多的被豬八戒擔當。五十五回,寫八戒將蝎子精“一頓釘鈀,搗做一團爛醬”;六十四回,對樹精也是八戒“不論好歹,一頓釘鈀,三五長嘴,連拱帶筑,把兩棵臘梅、丹桂、老杏、楓楊俱揮倒在地,果然那根下俱鮮血淋漓。那呆子索性一頓鈀,將松、柏、檜、竹一齊筑倒”。特別是六十三回,龍婆被抓,“八戒道:‘正不饒你哩!’行者道:‘家無全犯。——我便饒你,只便要你長遠替我看塔。’”越接近靈山,孫悟空超凡之態越顯,去地府索寇員外之魂時,已經是“十代閻君拱手接,五方鬼判叩頭迎”,已經是“千株劍樹皆敧側,萬迭刀山盡坦平。枉死城中魑魅化,奈河橋下鬼超生。正是那神光一照如天赦,黑暗陰司處處明。”早先村俗乖張之氣全無,已是完全的圣態佛姿。

若照之前,管他妖精鬼怪,少不得猴子“一頓棒打”;那么什么使得猴子性格發生如此轉變?

先前,降黑熊怪之時,孫悟空請觀世音,便有一段耐人尋味的機鋒;菩薩變化成妖精,猴子耍嘴:“還是妖精菩薩,還是菩薩妖精?”菩薩笑道:“悟空,菩薩妖精,總是一念。若論本來,皆屬無有。”

掣棒在手的美猴王,也許永遠都不會明白“菩薩妖精,只是一念”;正如屠刀在手,永不能成佛。機緣巧合下,金箍棒兩度遺失,終使猴子頓悟何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當“悟空”再度取回這“如意金箍棒”時,屠世刀已成救世杖,卻又合了“止戈為武”的無上真諦了。

每每有人喜歡談論,美猴王自立齊天之時是何等威風,棄道保佛之后又是何等窩囊。卻獨獨忽視了作者這段先揚后抑的良苦用心。作為一個天產的野猴,這是一個毫無顧忌,毫無心機的璞玉,縱然翻江倒海,終究不是棟梁才;縱然大鬧天宮,也只是個初世為人的畜生。他若真做了玉帝,哪里還有清平海宇,祥和世世?擔起保護唐僧西取重任,悟空也開始了自己性格上的轉變和成熟,從無法無天,到敬師尊釋;從殺戮成性,到救苦救災。“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之后的悟空,心中已經有了掛礙,已經有心,必然也有了恐懼;掛礙的是師傅唐三藏,是取西經的重任,是那奪天地造化、與乾坤并久,日月同明的救世偉業。當代陰陽易辨派創始人髙煜翔評價《西游記》:“西游盡磨難,終見意志堅,愿做菩提樹,普渡化眾生。”

上面有飛龍刺繡的服裝,專門用於格鬥,可以使行動敏捷。

在中國古代的文化傳統里,汗血寶馬代表著勇氣和力量,蘊涵著人們的理想和幻想,被人們稱之為“龍之友”和“龍之媒”。曾有不少文人墨客賦詩填詞,撰寫傳奇故事來描寫“汗血寶馬”。唐代李白有《天馬歌》:“天馬出來月氏窟,背為虎紋龍翼骨,嘶青云,振綠發,蘭筋權奇走滅沒。”宋代司馬光也有《天馬歌》:“大宛馬,汗血古共知,青海龍種骨更奇,網絲舊畫昔嘗見,不意人間今見之。”


綜合 2022-01-09 11:21:24

[新一篇] 半卷竹簡半盅酒

[舊一篇] 千里迢迢送京娘,此情綿綿無絕期(評 昆曲《千里送京娘》)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