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葵文章選:聽琴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

前兩日貼過林友仁先生彈的古琴曲《普安咒》

其實開始是搜老頭兒彈的《憶故人》,未果,倒搜到《普安咒》。

那次在和平藝苑做活動,很有幸請到林先生。

老頭兒提前倆小時到了,把在一角落,穿對襟衫,

大口喝酒,目光毫無外逸,只盯自己鼻子,或者酒杯。

人漸多,紅男綠女,都是些場面人物,這主編那老總的,

細聲細氣地寒暄,貌似很洋的高雅,其實別提多俗了。

老頭兒還是獨守一角,繼續喝酒,大口大口的,

像是斷酒多日,得以暴飲。旁若無人,眼睛沒抬過。

喝的是黃酒。陪他同來的老頭兒閨女說,

只喝黃酒,而且,什么十年二十年的,一概喝不中意,

只喝散酒,在北京,孔乙己打來的散酒最合適。

活動計劃的開場節目即是老頭兒彈琴。

開幕前幾分鐘,不用任何人提醒,老頭像被鬧鐘叫了,

蹭地站起,步子快而堅實,邁上舞臺。

那里,一把老琴穩穩擺著。

現場人都還在寒暄,聲音越來越大。

我目光一直不離老頭兒,此刻索性離開人群,在老頭對面地上盤腿而坐。

舞臺上光線極暗,與我身后寒暄世界宛若風馬牛。

黑暗中,老頭兒端坐,一個深呼吸,雙手慢慢、慢慢撫在了琴上。

開始試彈。

試的聲音不大,可能滿場只有我聽到。并非聲音那么小,無人在意而已。

老頭兒還是旁若無人。手在琴弦上滑動時,滋滋滋滋的,蒼勁。

老頭兒試琴的同時,開場了,主持人介紹完,老頭兒并未起身致意,

第一個音符已堅定地撥出——《憶故人》。

琴音極穩,極定,極準。音符的間歇,滿場靜得瘆人。

老頭越彈越進得深,也是我越聽越進深,

胸中一塊實坨坨了不知多少年的死疙瘩,仿佛漸漸被震松,

再然后,居然仿佛要被瓦解。

恐懼一波緊似一波逼上來,剎那間有點不知所措。

可琴音不饒人,步步緊逼,

滿滿的,不留一點罅隙——已彈到最緊要處。

突然我有眼淚奪眶而出,叭嗒滴在手臂上。

與此同時,老頭從進場時就一直低著的頭,突然揚起。

我離太近了,一股酒氣撲面而來,

只見滿舞臺的黑暗中,一束追光打在老頭兒的臉上,

老頭的眼里,早已老淚盈眶,但是含著不出,星光閃耀。

那時刻,我被完全震傻了。 


楊葵 2010-09-14 08:19:25

[新一篇] 楊葵文章選:任繼愈。季羨林。

[舊一篇] 楊葵文章選:琴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