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銀河:為下流社會辯護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我的研究領域常常會使我陷于內心矛盾的境地:有時不得不為下流社會辯護。
 最近看到報上就瀏覽黃色網站應不應罚款的事情辯論:有一個人因為瀏覽和下載了黃色網站上的一段色情內容被警察發現罚了款。有人說罚的對,有人說罚的不對。說不該罚款的人還引用了陜西黃碟案,當時,那個案子也引起了全國性的大辯論,結果是警方賠禮道歉,結論是公民有權在家里看黃碟。
 對這個案子多數人的意見也是不該罚款,也就是說,公民有權瀏覽黃色網站。網上黃色網站多如牛毛,全世界幾十億網民天天都在瀏覽,都在下載,如果每人都要罚款,一個是罚不過來——全世界所有的警察都不用干別的了,就這一項工作就超過他們365天的工作量;二是每人罚一塊錢就是幾十億,此案罚了1000多塊,如果嚴格按照這個標準執行,國家僅此一項罚款收入應當超過國民生產總值數倍。由此可見這項處置措施的不當和荒謬絕倫。
 我的痛苦在于,我總是不得不為下流社會的一些基本權利辯護,內心很是厭惡。
 在一個社會中,下流社會的人們比較重物質,重肉體;上流社會的人則比較重精神,重靈魂。下流社會的人們的基本追求不外食與色這兩種東西,而上流社會比較節制,比較溫文爾雅,比較禁欲,至少不那么直露。就拿淫穢品的消費和賣淫嫖娼來說,它基本上是一個下流社會的消費方式,當然在古代也許不是這樣,那時的青樓文化高雅得很,琴棋書畫,吟詩作賦的,下流社會還弄不來。現在不同,賣淫基本上是一個貧困問題,性工作者大多來自社會底層,性病艾滋病,又臟又危險,上流社會避之唯恐不及。
 當然,性傾向問題另當別論,同性戀的階層特征還不明顯(但是也是越往社會上層走接納程度越高),虐戀從全世界范圍看都是一個上流社會中的娛樂方式,至少也是中產階層,很少有工人階層和底層社會的人喜歡這玩意兒的。國內一個虐戀俱樂部(男性受虐)的老總邀我去參加他們的年會,他告訴我,他們的團體中不是有錢有權就是有閑的,還有不少海歸。
 話說回來,下流社會的人也是人,他想滿足他那點可憐的欲望,就像那個從網上下載黃色錄像的人,國家憑什么去罚他款?關鍵的問題是:他有權利。憲法是保證他自由閱讀各色圖書和瀏覽各色網站的權利的,這就是公民的人身自由權利,公民的性權利。這是一個重大的原則問題,我不能不為他辯護。按照憲法精神,一個現代的中國人民共和國公民擁有在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之下滿足個人各種感官欲望的權利。這個事件的性質說極端一點就像一個男人走在大街上偷偷欣賞一個漂亮姑娘一樣,如果這也要罚款,我建議不如把所有愛偷看的人的眼睛都挖了更直接有效一些。
 我提倡上流社會的格調,重精神,節制欲望,八榮八恥,五講四美三熱愛;但是我有時不得不為下流社會的人們的愛好辯護,因為他們也是人,也有他們的權利。希望大家不要因此誤解我,以為我在提倡那些下流的愛好,也不要用罵我來標榜自己的高尚。尤其是不少罵我的人內心也有這些下流的欲望,只不過比較善于掩飾或者壓抑而已。
 

李银河 2012-04-27 03:25:20

[新一篇] 李銀河:“萬惡淫為首”與性權利

[舊一篇] 李競恒:毛澤東與中國底層知識分子傳統的現代顯現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