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頭痛的中國男人是弱勢群體 鳳凰副刊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偏頭痛的中國男人

/呂約


躲避開可惡的白晝強光的照射


她的脾在幽思的床上


發出不絕的嘆息


疼在她的體側


偏頭痛在她的腦袋里


——蒲柏


不出意外的話,偏頭痛是一種女性疾病。75%的偏頭痛患者是女性。偏頭痛與痛經一起,掌管著女人上體和下體最尖銳的神經中樞。痛經是子宮的偏頭痛,偏頭痛是頭顱的痛經。


西方的神經病學家和精神分析專家發現,偏頭痛不僅是一場身體事件,更可能是情感性或象征性的事件。它體現了病人身體的某些狀態與其內心狀態的象征性吻合,是一種“身心疾病”,是精神的生理反應。這一發現本身就像一場神秘的偏頭痛。


患艾滋病癲癇病闌尾炎前列腺炎的男人很多,特別是痔瘡患者更多(十男九痔),但患偏頭痛的男人卻很少,死于偏頭痛的男人更少,死于偏頭痛的中國男人,簡直稱得上稀有品種了。在中國的著名男人中,飽受偏頭痛折磨的,大家不費什么力氣就能想起的,首先就是林彪。這個男人據說晚年被偏頭痛折磨得奄奄一息,偏頭痛發作的時候,要由一個警衛開摩托拖著,沖到曠野上一圈圈狂奔。偏頭痛通過一個男人針尖般的背影,發出經久不息的超聲波般的尖叫。卡爾·馬克思說得好:“除精神折磨的惟一手段就是肉體的疾病。”所以,千萬不要試圖強行終止這種疼痛。


被譽為“腦神經文學家”的奧利弗·薩克斯在《偏頭痛》一書中指出,偏頭痛主要有三種類型:第一種是常見偏頭痛,癥狀主要表現為易犯惡心、嘔吐,患者多為女性;第二種是傳統偏頭痛,類似于癲癇發作,癥狀為視野扭曲,出現幻視,患者大部分為青年(男女各半);第三種叫“偏頭痛性神經痛”,又稱陣發性頭痛,主要表現為一連串的小痛,是疼痛程度最強烈的一種。


偏頭痛一般都會伴隨著不同程度的人格分裂,其最大特征是同時表現為狂躁癥和憂郁癥交替發作。狂躁癥是一種攻擊型的情感和人格,憂郁癥則是一種壓抑型的情感和人格。中國傳統男性人格,主要是依靠儒家來調和這兩種精神病態,再讓道家在生理學上進行補充性調養。偏頭痛是調和失敗的結果。所以,中國的偏頭痛男人,常常會引發一場巨大的“歷史偏頭痛”。


林彪最親密的病友是曹操。根據癥狀分析,林彪的偏頭痛應該是“傳統偏頭痛”,曹操的偏頭痛更可怕,接近“偏頭痛性神經痛”。65歲那一年,就在功業達到巔峰時,最可怕的一場偏頭痛和春天一起降臨了。一個叫華佗的屠夫在磨刀,夢想鋸開他的頭顱。他殺了華佗,然后義無反顧地死于偏頭痛。


曹操是分裂得最完美的中國男人。偏頭痛不發作的時候曹操很充實,主要癥狀是打打仗,殺殺人,撒一些低成本的謊(三天的糧草變成一年),獵一些高成本的艷(為二喬打東吳,向朋友的漂亮老婆求歡)。偏頭痛發作的時候曹操很虛無,主要癥狀是做一些比現實更真實的惡夢(殺楊修),寫一些比詩更悲涼的詩(“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哭幾場撕心裂肺的哭(想美男關羽,回憶童年被寄養改姓的血淚史)。毛宗崗發現,曹操“哭笑不類常人”,經常在該笑的時候哭,該哭的時候笑,被困華容道“仰天長笑”,關羽放行之后反倒大哭一場。與曹操相比,劉備永遠是在該哭的時候及時哭,該笑的時候也不笑。所以劉備永遠不會犯偏頭痛。所以劉備不崩潰。所以劉備宋江之類代表了最主流最正統的中國男人。作為一種集體性格的化身,這種“正常”,以集體的名義,將所有存在的東西一分為二:正常的,不正常的。被認為“不正常”,就意味著面臨被集體排除(或放逐到邊緣)的危險。


偏頭痛的男人是中國男人中的弱勢群體,所以他們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不擇手段偽裝成強勢群體。暴力與寫詩的沖突,是偏頭痛男人的病根。它們就像兩種類型的偏頭痛,在他們空洞的頭顱里交替發作。他們通過殺人來殺人,順便把暴力變成詩,然后通過寫詩殺死自己,順便用痙攣的小手拭去暴力的氣味。他們是中國歷史和現實中最無所畏懼的男人,正是恐懼使他們變得無所畏懼。然而,總有一種暗疾,像煙霧一樣從他們的褲襠里裊裊上升。他們在夢中用驚恐的筆,一遍遍書寫著自己的病歷,一遍遍鋸開自己的頭顱。



摘自呂約《戴面膜的女幽靈》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40:34

[新一篇] 人死后究竟還有沒有靈魂 鳳凰副刊

[舊一篇] 新郎吉姆與他的丈夫:最早的北美同性戀結婚照 鳳凰副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