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谿詞說正續編》 一日一書

時代作品  >>>  名師技術觀點及生活評論



靈谿詞說正續編
繆鉞&葉嘉瑩/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1


首次完整輯錄著名文史學家繆鉞先生與古典詩詞大家葉嘉瑩先生十年合作撰寫的論詞絕句八十六首及詞論五十八篇。這部深受廣大古典詩詞愛好者稱賞的詞學經典,將論詞絕句、詞話、詞學論文、詞史等寫作體式貫通融合,縱論晚唐迄晚清如溫庭筠、李煜、蘇軾、李清照、辛棄疾、姜夔、元好問、納蘭性德、王國維等名家詞人及其詞論,是一部頗具詞史意義的開新之作。

繆鉞(190419951924年北京大學文預科肄業。四川大學歷史系教授。主要從事于中國古代史、中國古典文學、歷史文獻學的教學與研究。代表作有《詩詞散論》《讀史存稿》《杜牧年譜》《冰繭庵叢稿》等。

葉嘉瑩,號迦陵。蒙古裔滿族人,1924年出生于北京,畢業于輔仁大學國文系。任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終身教授、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代表作有《迦陵論詞叢稿》《迦陵論詩叢稿》《唐宋詞十七講》等。



論韋莊詞
葉嘉瑩



水堂西面相逢處,去歲今朝離別時。

個里有人呼欲出,淡妝簾卷見清姿。


韋莊詞與溫庭筠詞有絕大之不同。溫詞客觀,韋詞主觀;溫詞秾麗,韋詞清簡;溫詞對情事常不作直接之敘寫,韋詞則多作直接而且分明之敘述,如其《荷葉杯》詞:“記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識謝娘時。水堂西面畫簾垂。攜手暗相期。”


又如其《女冠子》詞之“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別君時”諸作,所寫莫不勁直真切,“其中有人,呼之欲出”,于是所謂“詞”者,始自歌筵酒席間不具個性之艷歌變而為抒寫一己真情實感之詩篇。此不僅為韋詞之一大特色,亦為詞之內容之一大轉變。至于韋莊詞之風格,則以清簡取勝,故前人常以“淡妝”喻之。其《浣溪沙》詞有句云:“清曉妝成寒食天,柳球斜裊間花鈿,卷簾直出畫堂前。”正可以為其風格之自我寫照也。




誰家陌上堪相許,從嫁甘拼一世休。

終古摯情能似此,楚《騷》九死誼相侔。


韋莊詞中所寫之感情,除勁直真切外,更能以深摯感人。如其《思帝鄉》詞:“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其所寫雖為男女愛悅之辭,然其傾心相許、至死無休之專注殉身之精神,直與屈子《離騷》“余心所善,九死未悔”之心志有相通之處。由小可以見大,因微可以知著,此正為詞之妙用及特色。是以詞雖小道,然而往往可以蘊蓄幽微,感發深遠,韋莊詞之佳處即在能以摯情使人感發,此亦為其詞之一大特色。




深情曲處偏能直,解會斯言賞最真。

吟到洛陽春好句,斜暉凝恨為何人?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常稱韋莊詞“似直而紆,似達而郁,最為詞中勝境”,所言極有見地。韋莊詞清簡勁直而不流于淺露者,即在其筆直而情曲,辭達而感郁。其《菩薩蠻》五首,如“人人盡說江南好”“而今卻憶江南樂”及“未老莫還鄉”“白頭誓不歸”諸句,用筆皆極為直率,而細味之,則其中正有無限轉折之深意;再如其“勸君今夜須沉醉,尊前莫話明朝事”與“對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諸句,則外表雖作曠達之語,而其中正有無限悲郁。


至于其《菩薩蠻》末一章,以“洛陽城里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為開端,而結之以“凝恨對斜暉,憶君君不知”,勁直中尤具深婉低徊之致。說者或以為這五首詞乃韋莊留蜀后追思故國的寄意之作,吾人雖不必牽附立說,然而此五章詞,層次分明,其為晚年追想平生之作,殆無可疑。至于首章之“美人”,雖可以但指當年之一段遇合而不必有托喻之意,但征諸當時之歷史背景,則唐昭宗曾為朱溫脅遷于洛陽,旋遭篡弒,韋莊詞之末章,既曾寫及洛陽,則縱使洛陽原為當年與美人離別之地,而今日韋莊之追念而致慨于洛陽,亦可能同時兼有故國之思矣。


且據《蜀梼杌》所載,朱溫篡立之后,曾使王宗綰宣諭王建,韋莊為王建作答之中有“西川銳旅,誓雪國恥”之語,詞中亦有“斜暉”之言,其隱喻故國之思,固當極有可能。過去說詞之人,往往以為如果所寫為托喻之意,便當全篇皆屬托喻,如果所寫乃男女之情,便當全篇皆為男女之情。私意以為,二者固不必如水火之不相容若此。韋莊即使憶念洛陽之“美人”而同時兼有故國之思,亦復有何不可乎?


19827月寫于成都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45:09

[新一篇] 狄更斯先生死了嗎,那么圣誕老人是不是也要死掉呢?

[舊一篇] 陳獨秀X黃侃X梁宗岱:知識分子是如何打架的? 鳳凰副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