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張照片能夠告訴我們什么?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我想請你告訴我,為什么西方人允許五花八門的“文化”(顯然很多是很俗氣,甚至是不健康的)的存在,顯得如此的寬容與靈活,可他們卻在“規定”上如此地墨守成規?



文 | 楊恒均


今天貼兩張照片給大家看,我就先不多說了。兩張照片都是三個星期前在悉尼奧運場館陪兒子觀看一場摔跤比賽時照的。


“世界摔跤娛樂”(WWE)是美國一個集摔跤與娛樂一體的賽事。幾個肌肉隆起的彪形大漢,在一個拳擊場上惡狠狠地“摔打”,一會飛起一腳,把對方踢到臺下,一會騰空而起,幾百斤的重量一下子壓在對手肚子上,對手被壓得當場昏過去……不過,這可不是真正的摔跤比賽,而是娛樂性的表演,那些驚險無比的動作,都是事先設計好的……


兩個兒子竟然喜歡上這種“暴力”節目。由于這節目是PG(由父母陪同觀看),所以,我只好陪他們去看。到了悉尼奧運場館后才發現幾乎所有的孩子(從七八歲到十七八歲)都是由父母陪同的,比賽開始了,孩子們喊打喊殺,情緒激動,可陪同他們的大人卻都懨懨欲睡……


我坐在那里很無聊,就想:這西方國家也真離譜,這種故意展示粗暴,用各種夸張的動作把對方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腳(甚至是一個屁股)的節目,其觀眾竟然都是未成年的孩子。這是一種什么文化啊?



好,第一張照片給大家出的思考題就是:這是一種什么文化?為什么允許這種充滿暴力想象的娛樂節目存在?


這個復雜的問題,在這樣噪雜的場館里,顯然無法想通,所以,我繼續百無聊賴,好在中間一場,有幾位穿三點式的波霸女子上場肉搏,讓我清醒了一陣子。孩子們顯然不喜歡這些女子,又換上了肌肉男們。于是,我就又無聊了。


在我東張西望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大概是賣票時比較集中,欄桿右邊的座位坐滿了,左邊的卻是一個人也沒有。悉尼奧運會室內場館的空間很小,坐滿人時更擠逼得無法動彈。然而,這些澳洲人竟然都對號入座,我原本認為也許大家都以為旁邊也會有人來,所以不過去坐,沒想到的是,中場休息后,這些澳洲人,竟然又一個一個擠回到原來的座位上坐下,我看得傻眼了。



要知道,就在他們擁擠的旁邊,還有一大片空位置,座位的等級雖然一樣,卻更靠近舞臺,也沒有服務員禁止大家移過去,可是,這些澳洲人竟然始終堅守“對號入座”的原則,一直到到散場(中間只有一兩個人移了過來,包括鏡頭中的這位女士和他的兒子)。


眼前的澳洲人可都是對充斥暴力想象的摔跤充滿激情,并大呼小叫,手舞足蹈的,可正是這樣一群人,卻沒有人破壞一條“對號入座”的規定移到更舒服的座位上。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和大兒子簡單地討論了這個問題,我說,一些人移過來坐,并沒有破壞什么嚴重的規定吧,而且,大家都會舒服點,為什么他們不移過來?兒子說,可規定是對號入座啊。


好了,我真的傻眼了。這兩張照片是三個星期前照的,我一直沒有舍得刪除,可我又不知道該給這兩張照片配上什么樣的“文字說明”,現在,我想請你告訴我,為什么西方人允許五花八門的“文化”(顯然很多是很俗氣,甚至是不健康的)的存在,顯得如此的寬容與靈活,可他們卻在“規定”上如此地墨守成規?


你給我提點意見,下次我們繼續討論這個問題!


楊恒均 2010-8-16



楊恒均 2015-08-23 08:56:22

[新一篇] 坐在馬桶上才能夠想明白的道理

[舊一篇] 陸港便溺之爭:文明與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遙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